武者在刀尖上抢饭吃,召唤师同样也游走于生死之间。受伤是家常便饭,受重伤更是常有的事。可以说,在整个币圈没受过伤的武者和召唤师几乎不存在。

受伤之后难免会求医问药。此时,药剂师便会隆重登场了。好的药剂师可以炼出各种药丸,长生、驻颜、进攻、防守、挖坑、整蛊、伪装、投毒……几乎涉及币界各个领域,各个层面,而救死扶伤反而是微不足道的一项。然而,就是这微不足道的一项却为武者和召唤师生命能否延续,实力能否恢复提供了最有强有力的保障。武者和召唤师为了得到高品高阶的救命良药,让他们给药剂师当牛做马,磕头拜佛都会毫无怨言。  

据币圈传言,很久很久以前,有个大神级的药剂师炼出了返老还童、起死重生的神阶药丸,一时轰动整个币圈。虽然此后再没出现领袖一时的传奇人物,但是高品高阶的药丸依旧有着强大的功效,比如肢体再造、断臂再生等,这些事时有传闻而并非神话。

为了维系和药剂师的良好关系,能够第一时间获得药剂师协会新出炉的药丸,武者协会和召唤师协会不遗余力,想方设法巴结讨好药剂师协会。请客送礼自不必说,药剂师协会提出任何要求,两大协会都会当圣旨一样来对待,就连唯链帝国国君也难以享受这样的待遇。

知道这一点便不难理解药剂师的地位为何如此之高,因为得罪一个药剂师,有可能得罪的是武者协会、召唤师协会,甚至是整个币圈。

药剂师协会每十年举行一届药剂师大赛,意在发掘当今世上最优秀的药剂师人才,然后重点培养,以图发扬光大药剂师这个古老的行业。

药剂师大赛是药剂师协会的大事,也是整个币圈的大事。各大帝国、各大组织门派、名门世家无不趋之若鹜。


挑选最有潜质的药剂师后辈参加比赛只是其中一项,借此机会拉近与药剂师协会管理层的关系才是重中之重。当然,拉关系并不代表放弃比赛,相反全力参加比赛反而是最好的拉关系的方式。试想,如果哪家委派的选手在大赛中取得优异成绩,成为药剂师协会会员和重点培养对象,潜在的好处有多么巨大自不必言表。所以说投资人是最好的投资。投对一个人,可以让一个衰败的家族重新走向辉煌,也可以让一个频临破产的组织再次冲上热门榜。

进入帝都,大街小巷中已是人头攒动,人满为患。

离比赛还有两三个月的时候,已经有参赛选手陆陆续续赶到这里,熟悉环境,熟悉温差气候,为比赛做最后的准备。临近比赛更是热闹异常,很多略懂皮毛,甚至狗屁不通的人也都纷纷涌入帝都。

真正为了参加比赛以求一鸣惊人的人只是很少一部分,绝大多数只是为了凑个热闹,开开眼界。毕竟十年之期并不是一个很短的时间,人的一生也不过区区百十年而已。如果狗屎运当头,一不小心得个好名次,以后的几十年就可以躺着度过了。

按照惯例,比赛在帝都最大的唯链广场举行。为了安全起见,广场已经实行了管制,闲杂人等禁止入内,只有参赛选手和工作人员才可以自由出入。所以,当萧雅手持参赛者昂首通过安检的时候,招来的除了小姑娘们电光闪闪的目光外,还有无数人羡慕、赞美、敬仰的眼神。

广场上全是参加比赛的年轻选手。有的聚在一处天南地北,海阔天空地神聊,有的找个安静的角落默默背记着炼药的药方、流程和各种细节。

从闲谈中萧雅了解到,唯链帝国的比赛只是一个分赛场,要从六百六十六名参赛选手中决出前十名,再代表唯链帝国参加以太大陆药剂师大赛的总决赛。

猫了个咪的,原来这次比赛只是唯链帝国的小比赛啊。原以为是一锤子的买卖,比赛完就没事了,没想到后面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其实萧雅不知道,除了像她这样很少的一部分人外,站在广场上的绝大多数参赛选手都是过五关斩六将,经过初赛、复赛、地区决赛的层层选拔,一步步杀入帝国总决赛的。萧雅有机会参加比赛,得归功于如磐教授在药剂师协会中享有的特殊地位。根据规则规定,特殊地位的人有权推荐一个名额,被推荐的选手不用参加初赛复赛,直接进入到决赛。这些享有推荐大权的人要么是业界大佬,要么是专业权威,给他们特权就是看中他们独特的识人能力,而这些人也非常看中自己的声誉,宁缺毋滥,就算让名额白瞎了也不会随便推荐,滥竽充数。因此,每次大赛,经过推荐的人数绝不会超过十个,而每个被推荐的选手无不是年轻一辈中的佼佼者。

但是即便如此,也并不意味者被推荐的选手必然会获得好的成绩。推荐是匿名的,整个比赛过程,谁也不知道谁是被推荐来的。所以被推荐的选手想在比赛中脱颖而出,难度绝不比从初赛中一路杀出来的选手容易多少。除了拼实力,之间不会有任何捷径可循。没有实力,就算药剂师协会会长推荐的人选,炼不出好药,仍旧白搭。炼药的时候全靠自己,没人任何人、任何力量可以帮到你。

规则就是这么残酷,但残酷中却充分显示了公平和公正。

规则就是这么残酷,萧雅却一点也不以为意。如果连小小的帝国比赛都拿不下又何谈大陆总决赛?那样的话还不被如磐老头笑话死!

哼,本姑娘没来则罢,既然来了就不会让机会白白从手中溜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