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过头看,从一开始这就是个围猎用户的游戏。

路由器挖矿,正成为区块链爆雷重灾区。

本月初,“极路由”创始人王楚云一篇公开信在朋友圈疯传,洋洋数千字堪称创业失败的范文,博得了不少同情。

因合作的P2P平台爆雷,以及挖矿的币种崩盘,风光一时的“极路由”再难以为继。而“极路由”之前,还有斐讯的0元购。

“极路由”、“斐讯”接连爆雷后,“掘金宝”也正面临着信任危机。有网友爆料“掘金宝”及挖矿的代币项目“黄金矿区”均为诈骗。

而背后则指向了大名鼎鼎的联想。

贴牌“掘金宝”

硬币君首先要介绍另外一家公司,成都谛听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谛听科技是新三板挂牌企业,成立于 2009年,专注于智能化网络接入设备的研发和销售,法人为里程。2013年至2015年期间,迅雷、联想、京东先后入股谛听科技,可以说颇受资本青睐。

截止目前,李程持有谛听科技45.82%股份,联想持股17.34%,京东持股16.00%、迅雷持股12.74%。

2017 年 12 月,谛听科技发布newifi 3代,宣布进军区块链市场,同时公布 “黄金矿区”未来规划。

所谓“黄金矿区”,就是用户通过共享闲置带宽及计算资源来挖矿,可以挖出“数字黄金(NEWG)”,且用户能将自己的数字黄金转入官方APP平台里的”数字金库”兑换成比特币BTC。

经历去年比特币的一lun涨,这对于用户来说相当有吸引力。

再来看看与谛听科技newifi 3代如出一辙的联想“掘金宝”。

2018年4月,联想智能物联春季发布会在北京正式发布了“Lecoo”来酷品牌,一口气公布了三款新品,来酷“掘金宝”智能路由器S1就是其中之一。

除了颜色不同外,newifi 3和“掘金宝”路由器基本一模一样,且根据京东上二者的参数,也基本一致。  

有业内人士指出,联想为谛听科技的第二大股东,来酷“掘金宝”就是newifi 3代的贴牌产品。

而在“玩法”上,“掘金宝”也同newifi 3代一样,可以挖出“数字黄金(NEWG)。

依靠联想的强大背书和比特币的吸引力,“掘金宝”4月份刚上线京东,预约数就突破百万,不少用户就是冲着“黄金矿区”而来,“掘金宝”的价格甚至还比newifi 3代贵两百多块钱。

6月份初,NEWG开始可以兑换BTC,而不少“掘金宝”的早期用户确实尝到一些甜头,彼时一天的提现的额度为0.1个BTC,手续费为0.001。

但在6月29日,平台修改了提币规则,每日提取BTC的数量为0.0015个,随后在7月2日,提高至0.015个BTC,但是到账时间不再是“T+1”。

自7月4日起,不少用户的提币申请就一直未能得到处理,至今未能到账。

有用户直接到谛听公司,希望能拿回本金,但是却被要求签订代销协议,成为newifi的代销商,帮谛听科技代销路由器。

而联想一方的回应是,联想回应称自己只是小股东,不是谛听科技的法人,表示只能帮用户反馈,让其合作公司谛听科技尽快解决。

谛听科技却称,签订代销协议是联想的主意,双方相互推诿。

联合做局围猎

现在回过头看,从一开始这就是个围猎用户的游戏。

联想以及谛听科技,通过“路由挖矿”能挖出NEWG,并可兑换BTC,让用户先入局。

根据白皮书,NEWG发行24亿个,其中挖矿约21亿个,运营及开发团队保留3亿个,NEWG不做ICO,不做预挖。

但是NEWG只能在其APP内的交易平台兑换BTC,甚至在AICION等主流行情软件上都查不到信息。

不过,在一些场外交易所中能够交易数字黄金。比如muji平台,可以用DOGE购买数字黄金,硬币君发现,在muji平台上,数字黄金的代码成了SZHJ。

值得一提的是,迅雷的链克(EGG),斐讯的日日赢(DDW),极路由的A链(ACT)等“路由挖矿”币种都能在上面交易。

用户购买“掘金宝”后,发现能挖到的NEWG很有限,但发现在一些场外交易所中能够低价买到,场外的NEWG的价格一度是APP内交易平台的NEWG的十分之一左右。

用户在发现搬砖套利空间后,开始大量投入资金,在场外购买NEWG,到APP内兑换成BTC,然后提取BTC。

不过,“套利”真的那么简单吗?一切看上去都十分完美,但其中却暗藏风险。

业内人士指出,首先,交易所内置在谛听科技的APP中,完全封闭的交易所,谛听科技完全可以控制币价,造成价格远远高于场外交易所的价格。

其次,虽然团队号称只保留3亿NEWG,但不排除团队在场外交易所中出售NEWG。

场内再通过限制提现额度,将用户的BTC全部锁在平台内。

也就是说,冲着“套利”而去的用户将自己手中的BTC换成“来路不明”的NEWG,然后拿到内置在APP中的交易场所,去换回BTC,但提现却遭到限额。

甚至谛听科技可以以用户的NEWG非挖矿所得,不允兑换BTC。

值得一提的是,谛听科技在3月份将“数字黄金”业务转让给美国吉麦恩股份有限公司,6月9日“数字金库”业务转让给香港环球币乐数字有限公司。

但是,环球币乐公司在5月份才成立,而且据财经网报道,环球币乐的实际控制人就是谛听科技的创始人李程。

在newifi的微博中,谛听科技还特意声明与“数字黄金”、“数字金库”业务只是战略合作关系,并非由谛听科技经营和控制,谛听科技不为其进行任何背书和担保。

业内人士也直指:这简直是为推脱责任布下的局。

在兑付困难并有大量交易者维权事件出现之后,迅雷发表声明未参与newifi以及其他区块链产品运营,但同为股东的联想难辞其咎。

至于提供销售渠道的京东,也是帮凶之一,而且此前的极路由和斐讯也都是在京东上发售。

 “路由挖矿”乱象

继迅雷推出“链克”(即玩客云)以来,联想“掘金宝”、360共享云路由器、谛听科技newifi、极路由、斐讯K2等“路由挖矿”产品层出不穷。

但已经出现问题的挖矿路由器已经有4个。

对于用户来说,通过共享闲置的带宽和存储换取一些代币,本无可厚非,但是商家却利用用户的逐利心理,套用“区块链”的外衣,干着“割韭菜”的活。

目前看来,已经曝出问题的平台存在三个共性问题。

首先,权利中心化。就比如newifi和掘金宝,从产品生产到宣传背书,再到销售,都是利益共同体,完全与区块链的去中心化相悖。

其次,缺乏第三方监管。“黄金矿区”的规则可任意修改,只要把提币规则稍微修改,用户的BTC就只能留在平台内。

此外,数据不透明。在谛听科技的内置交易所中,你无法知道你手上的BTC是否还在你手里,你也不知道场外的NEWG是否就是谛听科技卖给你的。

挖矿本是指一段时间内比特币系统中发生的交易确认,并记录在区块链上的过程,作为奖励,成功抢到记账权的矿工,会获得比特币奖励。

而现在,“路由挖矿”挖矿过程完全不追求哈希算力,代币的发行机制也是项目方自行决定,借着区块链的外衣,围猎投资者。

就在今日,银保监会、中央网信办、公安部、人民银行、市场监管总局联合发布《关于防范以“虚拟货币“”区块链”名义进行非法集资的风险提示》,直指不法分子打着“金融创新”“区块链”的旗号,通过发行所谓“虚拟货币”“虚拟资产”“数字资产”等方式吸收资金,侵害公众合法权益。

这些出事的“路由挖矿”平台不正是假借“区块链”外衣发行所谓的“数字资产”吸收公众资金的典型代表么?

确实如王楚云所言,创业维艰,但接二连三的“路由挖矿”平台出事,真的只是因为创业者的急功近利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