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yberpunk(数字朋克)式自由主义深深融入吴忌寒此后的职业生涯——绝不臣服,排除万难,改写游戏规则是他终身信仰的法则。​

算力是人类通往更高文明的一种有效手段,也是与熵增对抗的最有效方式。

——“矿霸”吴忌寒眼中币圈第一定理

不可否认在当今的币圈世界里,算力代表了话语权。谁拥有最多的算力,谁就是币圈最具发言权的人。在混沌初现的币圈一个86年出生的叛逆“朋克”,用了仅仅几年的时间就成为当今中国币圈里最有发言权的男人。

他是谁?又有着怎样的故事和信仰?

2005年,吴忌寒从重庆市南开中学考入北京大学经济学院。就像所有天之骄子的精彩开局一样,拥有心理学和经济学双学位的他,最终不会平凡。不同于大多数同学一样选择继续深造,打造出国的“知识分子路径”的他,毕业后选择了投身市场洪流,进入了人人艳羡的私募股权领域。

做一线风险投资分析师和投资经理,工作100个小时似乎是家常便饭,跟进手头项目,投资前找项目评估项目+投资后项目管理。天天画波段、看图表、算指标、数波浪。在数据的海洋里学到“市场先生”、“价值投资”至关重要的理念。

提起吴忌寒,币圈最为津津乐道的莫过于用他用雷霆手腕主导比特大陆,让比特币分叉出比特币现金(BCH)的事情。当时的币圈面临比特币区块容量有限,比特币网络日益拥堵,扩容成为一个亟待解决的问题。比特币核心开发团队的Core团队的主张产生了严重分歧。

Core团队支持保持1M的区块大小不变,而在比特币上层使用隔离见证;而以吴忌寒为代表的大矿池希望能扩大区块大小,也就是直接把拓宽“马路”,从而从根本上解决拥堵问题。而最终BCH的呱呱落地,见证了吴忌寒在区块链里的霸主地位。

非典型学霸的朋克精神​

Cyberpunk(数字朋克)式自由主义深深融入吴忌寒此后的职业生涯——绝不臣服,排除万难,改写游戏规则是他终身信仰的法则。

和乔布斯相似,吴忌寒是《黑客帝国》的忠实粉丝,深受“Cyberpunk”思想的影响,Cyberpunk由单词“控制论”(Cybernetics)和“朋克”(Punk)组成。Cybernetics最初的意思是代表机器与动物互动、控制与沟通的理论,在社会学中,“Punk”的含义超出了音乐的范畴,带着叛逆意味和改变世界的热情。

在比特币现金诞生后的一段时间里,基于经济效益,不少矿主背叛比特币,用拥有的矿机去挖BCC。极端情形下,BCC分流了BTC一半的算力,让比特币链上的交易大幅拥堵。BTC和BCH的拥趸各认为自己才是“真正的比特币”。以吴忌寒的比特大陆为主导推出的BCH一出生就强势抢占市值第三。

在一些比特币拥趸眼中,吴忌寒成为了分裂比特币的魔鬼,在国外论坛上,许多人称他为“JIHAD” (恐怖分子)。对网友的挑衅,吴忌寒霸气地给了一句回复,特立独行:“uck your mother if you want uck.” 

比特币是留给冒险者的机会​

这位CEO最喜欢看的书是《罗杰斯环球投资旅行记》,这本书里讲的是1990年,罗杰斯与女友用22个月的时间,完成了骑摩托车环球旅行。在这种拥抱新世界无限可能的激励之下,投资人的冒险主义早已写进吴忌寒的字典。谁能想到,一个毕业不到2年的北大投行精英从既有轨道试水了在当时看来像个笑话的比特币领域,从此开启了自己的航道。

2009年,中本聪研究出了比特币。2011年5月份一次偶然机会,吴忌寒第一次接触比特币,然后他花了两三天的时间做“尽职调查”,研究了技术层面的可行性,随即就开始打电话跟朋友募资,“告诉他们有一个投资项目,风险是比较大的,潜在收益也很大。要么赔光,要么赚一百倍”,吴忌寒从最好的朋友开始,按关系亲疏打电话,第一个朋友什么都没问,就直接给他转了两万块。最终募得10万元,通过淘宝和交易所的途径,全都拿去买了比特币。

吴忌寒称这一次投资为“倾其所有”。当时1个比特币的价格在10美金左右。而到了2013年年底,价格飙升至了750美元。全仓的投入加上2500倍的涨幅,这笔投资给年轻的吴忌寒储蓄了大量的创业资本。

值得一提的是,吴忌寒一直视股神巴菲特为人生偶像。在买入比特币这件事上,他践行了股神准则“我只做我完全明白的事。”一旦看清现状,便为之不遗余力。

自由主义和冒险主义

2011年,吴忌寒和其好友长铗、老端创立了比特币资讯交流平台巴比特。一时兴起的他便翻译起了中本聪的白皮书,并成为国内第一个翻译白皮书的译者。这本白皮书让他之后在币圈声名鹊起。

2012年8月,被币圈称为“烤猫”的蒋信予宣布制造ASIC矿机,并通过众筹计划为矿机的研发生产进行融资。投芯片成功的概率只有3成,吴忌寒第二次冒险,倾其所有,买入虚拟股票15000股。烤猫公司开发了世界上第一个比特币挖矿芯片,从此,比特币世界的挖矿历史,从PC端挖矿走进了大矿主挖矿的时代。

这件事也让吴忌寒的身价大涨。这正好应了巴菲特那句“去为那个你最仰慕的人工作”, 拥有更多选择权之后,吴忌寒最终成了自己的老板。常年的试水和观望,他对行业有了清醒的认识,2013年他从投行辞职。比特大陆由此诞生。而来自矿机芯片的种种被动和危机让他意识到必须自己做芯片,获得算力,才能占据竞技场中的有利高地。

自助者天助,吴忌寒街头偶遇清华技术大牛詹克团,信奉同样的Cyberpunk主义,二人一拍即合。巴菲特言“最好的投资是投资自己和投资朋友”——吴忌寒和詹克团达成协议:詹克团不领工资,而吴忌寒出资,如果实现了芯片的两个关键性技术指标,整个技术团队会因此拿到60%的股份。

为何敢如此押宝? 除了詹自身的技术实力之外,他还带了一整支拥有高速低功耗芯片设计经验的团队。

量体裁衣的团队加上正确的产品思路,比特大陆在2013年11月推出的第一代矿机Antminer S1大受市场欢迎。“我们对数字货币改善人类的生存状态,有长远的期望。数字货币诞生后,以往不能获得银行服务的人,也能获得便宜的贷款。世界范围的汇款、投资成本,也将大幅度地降低。”

“币价低迷对于挖矿行业,往往也是一件好事情,只有具有竞争力的厂商才能生存下来。”

2015年,在接受媒体采访时,29岁的吴忌寒眼神坚定,带着巴菲特式的自信,他信事在人为。

同年,比特大陆推出第五代蚂蚁矿机(AntMiner)S5,奠定了其在挖矿市场上的“霸主”地位。蚂蚁矿机占有市场份额的70%—80%,比特大陆在比特币挖矿专用ASIC芯片的市占率将近8成,占据绝对垄断地位。比特大陆不仅仅卖矿机,也参与挖矿,直接掌握着30%左右的比特全网算力。

于是,在大多数人还没看懂区块链和加密货币到底是个什么东西的时候,比特大陆已经成为全球区块链加密经济产业链的巨头,完成了从矿机、矿场、算力、交易所、加密货币的全产业链覆盖,牢牢抓住了未来区块链经济行业发展的金钥匙:着眼未来,占据先机,布局AI芯片。

2018年3月初,吴忌寒公开演讲时说:“我相信这股数字货币的浪潮无论如何都会继续发展下去,政府和监管部门与其拒绝,不如拥抱。这是一种全新的商业,全新的产业,它会使世界变得更好。

比特大陆正快速向人工智能领域进军,实际上,比特大陆默默布局AI芯片技术已有多年,在ASIC矿机芯片上的技术积累,为其转型制造AI芯片奠定了基础。经过一段时期的研发布局后,2017年11月,比特大陆发布了全球首款自主研发的张量加速计算芯片(TPU)——Sophon BM1680。

比特币的崛起仅仅走过了8年,而数字货币的未来无疑将会更加明朗。如今,比特大陆已成为全球最大的比特币挖矿组织,不过矿机仍旧是比特大陆的主要收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