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真正的币本位概念是一种灵活的操作手法,它需要法币度量并且在合适的时候随时兑换。你无法完全讲清楚概念本身,否则将会带领人们驶向某种极端。

入场


K先生入局区块链的时候还对“韭菜”懵懵懂懂,当然更不可能预知日后还出现了一个叫傻逼的词。按照他的话说,投身其中乃是一种被迫的好奇,当周遭所有人都在议论并且投机的时候,你很难说服自己不参与,使得自己与之孤立。


但他聪明,拥有自己的判断力,从管理学上来讲,他是那种保守的激进主义者。保守在不轻易行动,激进在一旦行动便孤注一掷。很多人终其一生都碌碌无为,无非源于自己始终迈不开那第一步,而一旦迈出,你就会发现还不如不迈。


生活中这样的例子数不胜数,比如说博彩,比如说表白。K先生说自己早就吃过生活的亏,尽管你告诉自己有些事情不去做肯定不会有结果,但真正做了才觉得还不如不做。在他潜心研习了几十本白皮书关注了几十个公众号之后,终于雄心勃勃地出发了。


出发面临的第一个挑战是买币,在哪儿买?买什么?怎么买?花费了一上午的时间把所有操作流程熟谙于心,这时的K先生发现了一个关键的问题。这个关键的问题是黄仁宇先生笔下的张居正,是公元1587年的万历十五年,是茨威格笔下与拿破仑大军近在咫尺的格鲁希的军队。


K先生说认识到这个关键问题才使得他真正迈入了区块链,仿佛斗破苍穹里的萧炎刚刚窥探到异火的第一步。在交易软件里分别存在着法币交易和币币交易两种通道,他不是像别人那样一闪而过,全不在意,而是仔仔细细地分析起来,最后豁然开朗,陡然顿悟。


而事后也证明,K先生将在对法币和币币的不断理解中,迷失在区块链的繁华世界。


我们知道K先生所谓的这个关键问题是一个叫做“币本位”的概念,按照他的说法,在前期他所理解的币本位是一切以区块链市场里的加密数字货币为中心,一切以加密数字货币市场中的主流数字货币为中心,比如BTC,比如ETH,比如EOS,而在主流币种中,一切以比特币为中心。


这个以其为中心简直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到了可以完全割裂法币体系的地步。可以佐证这种割裂程度的的案例便是币安一度要买岛建立一个完全的加密数字货币王国。现在这种态势仍在持续,比特大陆在其IPO之路上,已经囤积了几百万的BCH,力图全面扭转BTC共识。


前期K先生对币本位的理解导致他直接建了BTC的仓,但非常不幸,整个数字货币市场不久便迎来普跌。好在K先生是一位极度冷静和善于分析的思考者,早早清仓离场并小赚一笔。同时在普跌的行情中,他仔细分析了比特币的走势和整个大盘的相关性,发现了另外一个关键问题。

伟大的金融思想家们,包括约翰·梅纳德·凯恩斯、本·格雷厄姆,还有沃伦·巴菲特,都对投资与投机的区别进行过解释。比如说巴菲特就认为:“如果你是投资家,你会考虑你的资产—即你的企业—将会怎样。如果你是一个投机家,你主要预测价格会怎样而不关心企业。”


因此,这个关键的问题便是投资与投机。在数字货币市场中能够让K先生意识到到投资与投机的区别,这令他感到振奋。尽管一段时间之后,传出的李笑来的录音对价值投资无比鄙视。从如今的行情来看,在整个熊市下,比特币的整体市值并没有缩水太多。


K先生立刻摆正了自己的位置,将自己的行为坚定地定义为对加密数字货币的投资。他表示,像他这样的韭菜在币圈里投机占不到一点好处,因为他没有人脉也没有消息源。这从侧面反映出K先生的某种观点,即那些投机的韭菜理应做好被割的准备而无需怨天尤人。


他小赚的那笔收益,如果以绝对数量来看的话并不高,仅仅因为是整个行情的持续上涨。但以相对比例来讲的话,这笔收益高达33%,重要的是在短短14天的时间里所实现。当然,他实施了自己的第一次抛售,第一次空仓。只有这样,才能证明这次的投资成功。


在事后的分析当中,K先生将收益的获取归结为以下几个原因:1、首先是对整体行情的判断。K先生说自己入场的时候正值牛市的尾巴,当然那个时候他也不知道牛市什么时候会结束,只要自己能够赶在结束之前离场即可,事实证明,他成功赶在了熊市到来之前。


其次是收益期望的设定。K先生那个时候已经听闻了很多暴富神话,百倍甚至千倍币传闻,但这种用脚想也能想明白的概率问题让他立刻否定掉,而结合实际情况定下了一个较为合理的数值。一旦达到这个数值,他就有充分的理由来实施抛售。


最后是币种的选取。既然是对整个数字货币行情押注,那么理应选取最能代表这个行业的主流币种们。这与前面他所说的币本位概念不谋而合,一脉相承。那个时候的比特币市值在整个数字货币总市值中仍然占据了5-6成之多,是当之无愧的币王。

被套


像美丽的罂粟花,这个巨大的资金盘吸引着那些狂热而又脆弱的投机者的到来。K先生的小试牛刀让他领会到金钱游戏的魔力,正如很多年前他坐在沙盘前,望着金融圈的两道赛道沉思许久而领会不到其中的奥秘。果然,在不久之后,他再次下注。

而在日后的回忆中,K先生表示,其实真正令他兴奋的并不是赚到钱,那只是一种结果。结果背后对分析逻辑的佐证才成为令他兴奋的根源,正如宋鸿兵在2006年夏所说,正当美国房地产泡沫如日中天之时,他对即将来临的金融海啸已深感忧虑。


促使K先生再次下注的主要动机来自于他对接下来行情的乐观判断,当然还有前面小试牛刀的成功铺垫。实际上07年底的大盘已经走向阴跌,单个币种的异常上涨如鹤立鸡群般令人垂涎。K先生第一次将对比特币的投资转移到其他币种上,而这次的下注规模也比第一次扩大了10倍。


任何事物的表象之下必然隐匿着庞然规律,根据表象所作出的行动必然缺乏本质的逻辑支撑。K先生说他信奉海明威的“冰山理论”,这个文学中的知名规律在投资学中同样适用,发掘冰山下的庞然大物并将其简单化,是K先生孜孜不倦的探索之道。

他所投资的下一个币种是EOS,这是一个由传奇程序员BM(Bytemaster,原名Daniel Larimer)所开发的又一个明星项目。较为遗憾的是,他没能在发起之初就参与公募,真正建仓的时候币价已经较原来上涨了10倍有余。但他认为,这不能称之为遗憾,而只能是常态。


生活中大部分人都会犯的一个错误是该与不该的问题,比如说他就应该帮忙或者我根本不应该受到指责。但生活的真相恰恰是残酷的,彼此不帮忙才是应该,如果有朝一日你体验到这个社会的温暖只能说明时代在进步,完善的机制所带来的仁慈罢了。


K先生说参与这个时代的大部分都是多数人,韩寒也说过虽然真理存在于少数人中,但少数人需要服从多数人,因此真理还是掌握在多数人手中。与其期望自己成为那些聪明的少数人,不如思考如何从多数人变为少数人。


他相信大部分人都不会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赶不上优质项目的早期募资发行才是常态,真正重要的是如何在当前获取到预期收益。


首先令他关注到的是EOS的异常上涨,这种异常表现在众币皆跌唯其独涨,众人皆涨唯其最高。从表象来看,这源自于中英文社区之间那些节点们的竞选风波使然,该热潮掀起了整个区块链人群的关注和参与,持币者对不久之后主网上线的强烈期许促成了币价的大幅上涨。


但他并未止于表象。对表象的深入观察让他得到的一个本质结论是共识的分化与再塑。也就是说EOS创造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共识机制DPOS,这与先前占统治地位的POW大为不同。相比较基于算力和密码学的工作量证明,DPOS使得共识的形成更加地不确定和多样化,而这正是机遇所在。


K先生再次感受到兴奋,同时也迎来第一次重大迷茫。兴奋的是EOS有可能掀起区块链世界的下一代更迭,迷茫的是共识协调的复杂性让他隐约感受到崩盘危机。很长的一段时间,以太坊的开发者Vitalik一直在和BM展开论战,喋喋不休,而遭受攻讦的恰恰是DPOS的治理机制。


果然,他被套了。


被套的原因来自于K先生长期的不操作以及在币价不断走高的过程中不断建仓。生活中不同的人总会犯同样的错误,比如创业者会犯理想主义的错误,产品经理会犯美学错误,犯罪分子会犯侥幸错误。这些同样的错误就是不切实际,不能植根于简单的现实逻辑。


K先生对此毫无解释,他给了两个理由来说服自己接受被套的结果。一个是多年前有位古典VC投资者所说的归零原则:当你把钱投出的那一瞬间,就等于接受了它归零的结果,而日后所有的收益也便成为了额外奖励。


再一个就是反向思考,所有的被套都是下一次反弹的早期投资者。事实上,K先生对此并未过分敏感,他将现实中很多已经发生的事实视为沉没成本。这是一个来自于经济学中的重要概念,大抵是说你无法寻回你已经花费掉的成本。


接受沉没成本意味着你不必为过去的损失怨天尤人,从而执着于寻求当前的解决策略。事实上,K先生正是这么去做的。此时的他做了两个工作,一个是在行情下行的过程中不断地建仓来摊平自己的成本,一个是利用币本位的概念为比特币再次加码。

崩盘


雪崩的时候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K先生说自从入局到这个领域,崩盘的阴云便开始笼罩着他。过去失败的投资经历像梦魇一样缠身,抖也抖不掉。那是一个P2P平台方的跑路,一夜之间本金全部归零。K先生说从来没有一次经历令人如此印象深刻,它让你没有任何补救挽回的余地。


巴菲特说自己的一生中,从未遇见一位没亏过钱的富人,却遇见许多什么都不敢干而从未亏掉一毛钱的穷人。K先生的失败经历让他意识到对资金的控制权多么重要,当大部分人将血汗钱交给收益率稳定的平台方便以为万事大吉之时,实际上恰恰将自己推向极度风险的渊薮。


在比特币过去10年的发展历程中,曾有过3次崩盘危机,但从来没有过彻底死亡。K先生说这足以昭示出区块链领域没有生死的铁的事实,加密数字货币在某种程度上实现了持币者对资产的完全掌控,韭菜们唯一需要克服的是币本位概念的正确确立。


李笑来关于币本位的解释是币就是钱,通俗易懂,但真正理解还需要经验的顿悟。事实上,K先生说真正的币本位概念是一种灵活的操作手法,它需要法币度量并且在合适的时候随时兑换。你无法完全讲清楚概念本身,否则将会带领人们驶向某种极端。


共识力量的强大之处在于,它不为任何力量所左右。K先生说,一年前的94事件和如今的媒体关停潮对数字货币市场带来的影响越发微弱,大盘几乎没什么太大起落,即使有也会在很快的时间内回归常态,过去被称为拉盘势力的多空庄正在一步步消失掉。

当然,如今的K先生并未实现财富自由,他说自己始终前行在通往的路上。像多数人一样,他也有不菲的资产被“套”在这个市场中,他说自己的故事正是多数人的故事,思考正是多数人的思考。其实我们没办法复制少数人的成功,而经历多数人的失败才是常态,这是生活的残酷。


解决生活的残酷之道在于信心和理性。K先生说这信心是行动的时候不后悔,这理性是失败的时候不颓废。人生本就是个螺旋式的上升过程,不同的人有快慢罢了。有的人丧失了理性,有的人则收获了教训,真正决定人认知高低的不是智商,而是对每一次经历的学习姿态。


编辑  | 金木

高度传送门->高度100人物/高一度/高度项目


Fomo3D的黑天鹅之谜

EOS社区、超级节点和治理组织的权利博弈

全球博弈,国家暗战,2018年成法定数字货币元年

EOS联盟浮出水面,Block.One或成“空壳”

由比特币ETF引发的百家争鸣畅想蓝图

听说

有趣的人都在高度星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