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公约以及监管细则的出台确实迫在眉睫,只有通过公平合理的规则来约束项目、监督项目方,来教育投资人、过滤投资人,内部毒瘤才有可能解决,那么通证化改造的春天才可能尽快到来。

——陈九


陈九金服

创始人&CEO

绿皮     前言

陈九先生是金融科技集团9BLOCK GROUP合伙人、陈九金服创始人兼CEO、BLOCK VC合伙人、区块链领域活跃投资人。(其中陈九金服是偏孵化的,BLOCK VC是偏投资的。)

 

作为区块链技术在中国的早期布道者与实践者,也是中国区块链投资领域的意见领袖,陈九曾发起并管理过三只区块链私募基金。

 

他也是一系列区块链明星企业和项目的早期投资人。主要投资项目包括Ethereum(ETH)、EOS、Loopring、Aeternity、Rchain、BUMO、VNT Chain、Kcash等。

 

那么陈九是怎么发倔到ETH和EOS这些优质项目的呢?陈九在接受高度财经的独家专访中披露了心路历程。

绿皮     直播打假与监管提议

陈九之前在国泰君安做培训、资管。至于怎么会突然从传统金融进入区块链领域,陈九表示,是因为看到传统金融暴露了很多问题,例如不断的佣金战和上市公司造假。

 

他说区块链是一片新的疆土,充满了很多新的可能和创造性,可能会解决传统资本市场的一些症结和问题,而且对旧的传统商业规则进行了相应的改造和优化,甚至是颠覆。

 

陈九更多为圈内知晓,是去年央行9.4风暴之后推出的一档直播节目。大约9月6号前后,陈九亲自上台邀一些传统VC朋友来节目中聊。当时出现一些项目拒不退币,故意拖延、严重破发等现象,陈九就帮一些朋友维权打假。

 

“那时正好例子很多,所以帮了很多人,相当于公益行为吧,当时之后退回来大概有1.5亿人民币。”陈九告诉高度财经。

 

当时只有陈九一人发声,真敢讲,还是直播。一些骗子项目还起诉他诽谤,法院传票都有,一家法院没弄成又找一家,挡了很多项目财路。新韭菜可能不知道,老韭菜很多知道,当时这些理亏的项目方,特别不爽。

 

陈九估计那些被曝光的项目平均至少少赚一两千万,就是圈钱没圈够后来又退掉了,“但他们低位买回还是赚了,没办法这就是市场。”

 

“那个时候基本有上百万的人同时在看,只要别人觉得有些不公平的事,或者一些骗子项目就都会发到我邮箱,基本上对某些骗子项目起到一定的威慑作用。”

 

陈九也确实得罪了一些业界还比较影响力的项目和大咖。有时候他觉得毕竟好像跟自己没什么关系,可能就是给一些韭菜一些信心吧。不知不觉知名度大了,后来陈九发现维权越多越累,违规项目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于是他决定教观众一些技巧和怎么自我防范的方法。

 

他总结了三论七坑九问。

 

其中7个坑是“团队坑”、“技术坑”、“模式坑”、“概念坑”、“运营坑”、“大咖坑”、“媒体坑”。仅以“团队坑”举例,区块链项目投资200%甚至1000%是投人。项目往往先有白皮书,先喊再干,团队的能力和意愿(动机)就成了关键。

 

节目一直持续到今年4月,陈九将直播改成微信群线上直播,可以反复听,并邀请一些朋友

一起聊,成之为“陈九大咖谈”。

 

直播只不过是陈九发声的一个窗口,是跟社群沟通的一个方式。通过直播会吸引到更多优质项目,会主动找到他。他一边做直播,一边做投资。

 

陈九认为,国家现在出重拳,是非常好的事。现在很多持有大量空气币现在归零的散户,心里肯定特别不好受。国家监管是迟早的事,而且国家出手,会让很多新的准备归零的项目绝对不敢再发。

 

陈九呼吁,行业公约以及监管细则的出台确实迫在眉睫,只有通过公平合理的规则来约束项目、监督项目方,来教育投资人、过滤投资人,内部毒瘤才有可能解决,那么通证化改造的春天才可能尽快到来。

 

JRR Crypto董事总经理盛翀7日在Invault产品发布会上表示,区块链的法律界定要先由民间拟定提出,再交由政府制定引导。与传统金融领域相比,区块链的初期信用体系还未建立。

 

万向区块链副总经理兼万云平台总经理陶曲明也表示,区块链对传统有很大的颠覆,但是没有颠覆人性,特别是人性的贪婪、恐惧。数字互联网借鉴了很多传统金融的监管体制,越来越多的专业机构认识到区块链领域监管的重要性,总的来说,不外乎这么几条:投资者保护、反洗钱、KYC,这也给区块链企业明确的创业机会。

 

在采访中陈九表示,形势在变化,现在应该更多思考的不是堵,而是怎么去引导、合适监管的问题,现在可以借鉴包括美国、日本的经验,结合国情,有意识的通过条例开始尝试。

 

美国通过上线期货品种,ETF的监管审批,把比特币等纳入证券监管体系,对区块链行业影响很大;日本最近批准16家数字货币交易所,承认技术的现实之所在,合理地引导并且让它在可控范围发展。

 

陈九表示,虽然国家此前扼住了这个生态中最大的咽喉——交易所,但其实并未把市场一棍子“打死”,那样负面效应会很大,人才流和资金流会全部往外导出。现在中国,一些优质项目能够吸引外资到国内,吸引更多的人才和吸引各种资金流,向国内输送血液。

 

至于具体的监管思路,陈九建议,首先,交易所实名制备案,审批项目的机制交由第三方;其次,项目方也需要有一整套备案机制,包括到了一定阶段融资的节奏,以及项目团队的审核。

 

陈九提出区块链项目分阶段性审核以及融资的概念。根据项目进展给予融资,可能在风控方面相对更好。

 

此外,陈九建议,在缺乏契约精神的情况下,区块链项目本身的合约机制和智能合约以及整个运行金流也要上链。然后再配合相应的国家的监管部门来协助监督,不要过度干预。市场可以自由发展,但是市场一旦出现违约或作恶,国家要起到作用,形成威慑。

 

区块链的监管,不是单个国家的问题。陈九表示,很多区块链项目,它是跨国界的,跨地域的,超出传统的边界的,需要形成世界的共识和联盟监督机制,就像最近国际税收CRS(共同申报准则)风暴席卷全球一样。

 

陶曲明表示,区块链领域是开源软件,国家之间面临监管竞争,主要国家对区块链不同的态度,会在不同国家间、经济体间形成不同的竞争维度。

 

监管肯定会对风投投资产生影响,对于高风险偏好的,甚至都不太关心项目落地,只看项目营销能力或者市值管理能力就短捞一把的机构,影响会比较大;对那些更加偏稳健型的机构,是个利好。

 

陈九说从媒体报道方面便可知一二,有些(风投)机构跟项目方可能联合作恶,甚至不排除有的项目就是资方自己孵化的,这样的项目还很多。本身它有多重身份,监管肯定对其影响极大。

绿皮    香港上市与ICO之辩

陈九认为,像比特大陆这样的巨无霸同样充满危机感,加上同业竞争,以及现金流受到很大影响,所以要通过上市,通过传统金融的背书,来获得更多资本青睐扩大竞争优势。包括现在的AI芯片,也更多需要传统赋能,包括资金流的参与,来提高运营水平和发展速度。

 

对于现在嘉楠耘智、亿邦国际等扎堆在香港上市,陈九认为香港上市比纽交所、纳斯达克上市更容易些,比较好操作,而且香港毕竟还属于中国,所以香港目前是最佳选择。至于公司是否盈利,不是关键,作为大型巨无霸,一旦市场转暖,盈利其实很简单的。

 

此外,当上市公司控制权发生变更的 24 个月内,控制人向上市公司累计注入资产的资产比率和股本比率等任一指标高于 100%,都将被认定为借壳上市,需以 IPO 申请的标准进行审批。因此高度财经向陈九提出疑问:对火币借壳桐成控股上市的事情怎么看?

 

陈九表示,上市的整体目的和诉求其实是不一样的。有的是图利有的是图名,有的是为了更好地公关,有的是为了更好地建立自己的资本背书。

 

“因为纯从收益来控制,上市其实是会带来更多的监管。传统资本市场是不是还像以前那么受热宠,可能并不是。从吸引金流等各方面来说,明显币圈比传统资本市场是更具备优势,还少了很多的管理限制。”

 

至于那这些企业为什么需要IPO回到传统资本市场?陈九解释,最早的ICO就是对着IPO来的,这并不是说变相打脸,而是为了解决竞争危机和现金流需求。

 

那么禁止ICO是否迫使区块链行业的巨无霸,拥抱传统的IPO呢?

 

陈九认为,比特大陆是不需要基于发币来维持生存的,它本身卖硬件卖矿机,并不是靠Token的融资来维持它的生存。

 

Fcoin为什么可以发FT?高度财经追问道。陈九表示,Fcoin发的是平台Token,因为平台Token就相当于它自身的权益、权证,主要解决平台手续费,跟其它的项目Token存在区别。

 

“平台币就像券商股一样的,它属性很天然,平台拓展金融属性是相对可控的。平台整个用户注册量、交易量和资金流,是一个经营估值,通过平台币可以测评出来。”

绿皮    Token Fund与经典投资逻辑

8月30日,国家税务总局表示,合伙企业的自然合伙人的分配所得,应按照“个体工商户的生产、经营所得”项目缴纳个人所得税,意味着自然人LP的收益所得,将以5%至35%的超额累进税率征税。

 

这意味着,创投基金今后将必须按照个体工商户的标准征收累进税,最高税率为35%。当前,多个地区对合伙型基金中自然人合伙人均征收“财产转让所得税”,税率为20%。新税收政策将使得创投基金的税负暴增七成。更严重的是,基金过去历年的税收也需按新标准追缴。一些过去几年业绩较好、退出金额较大的基金,需要补缴的税收可达数亿元。

 

陈九表示,税收对传统风投的影响可能会加速更多Token  Fund的出现,更多的会转型,因为整个成本上升了。

 

不过,9月6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确定,为促进创业创新,按照不溯及既往、确保创投基金税负总体不增。

 

那么Token Fund 和传统基金会有什么区别呢?陈九表示,“从监管层面,从运营成本方面都不一样。现在整个传统资本监管加严,本来现在很多项目就亏了,如果还加税,很多基本上工资都发不出来,我了解到的,就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了。很多传统Fund,甚至可能要退出市场。新的准备做创投的估计暂时也会放缓脚步。”

 

Token Fund目前在监管层面还是相对比较空白的。严格来说,相对于原来传统基金的合规,现在Token Fund整体的玩法可能都不太一样。它实际是在一个新的维度的地盘建立规则。

 

Token Fund的流动性比传统要大,它的进出相对比传统风投会更加容易。陈九表示,整体来说,Token Fund其实是处在一个高维市场,即现在缺乏监管、项目很多又不成熟的情况下。Token Fund比传统风投更有优势,在于退出更加容易,非常畅快,可能几个月就可以选择是否退出,这无论对GP还是LP都会是一个很好的交代。

 

“当然Token Fund现在绝大多数是不成熟的——现在传统VC看项目的经验还有待提升,因为不管是区块链还是互联网项目,在商业模式层面其实都是一样的。”

 

Token Fund更多的看人,对人的要求会更高,或者说更严苛。

 

项目挖掘方面,陈九则从共性的角度作了阐述,因为单个具体的案例并不具备参考意义。

 

对于看项目,第一,一定要看它的首创性。首创性是它的革命性意义。无论是比特币、以太坊、EOS其实都属于一方诸侯的代表。

 

比特币应该是数字货币的先祖,开启了点对点交易的先河,跨地域不受任何限制,是有史以来以最低成本达成了全人类货币共识,并且有现实应用场景。只不过绝大多数应用场景不是在阳光下的,比如在暗网。

 

以太坊则开启了智能合约的时代,此后ICO都因之而出现。如果把以太坊比作安卓,EOS则相当于苹果系统,是在系统上的创新,想解决以太坊的一些缺陷。所以每一个都有代表意义,相当于买股票就要取龙头股一样。

 

第二,再看团队,是否具备造势的能力和潜质。包括BM、V神,是有历史战绩的,具备这种能力。

 

不过以太坊目前有些颓势,陈九认为,这是因为以太坊现在面临的潜在竞争很多,而且之前ICO大多采用的以太币,造成了很大的泡沫。目前来看,以太坊本身也在不断地开发演变,不能以静态的观点来看待,而且它的共识群体还在,一旦有一个突破性创新,马上就能回春。

 

陈九的的投资哲学是做明星不如做寿星,比谁活得久。在金融市场中其实明星很多但寿星很少,明星经常动辄赚很多倍的,但后来也会亏得很惨,或者进入牢房或自杀的也不少。原因就在于他们是侥幸型的或者豪赌型,这终究很难持续。

 

陈九还有一个理论,叫做“小偷大盗论”。他将短线投机比作小偷,长线投资比作大盗。

 

“小偷”日常投机的风险很大,一不小心就会伤筋动骨,而“大盗”通常是有精准的目标,进行了深入的尽调与宏观的布局,一出手便有可能吃十年。

 

两者各有各的好处,投机可以赚个饭钱,而投资,可以解决伤筋动骨时候的医药费。

 

于是陈九对看客的建议是既要做短期投机,也要做长线投资。包括Block VC,也是这么配置的。


编辑  | Johnny

高度传送门->高度100人物/高一度/高度峰会/高度晚报/高度项目/高度视频/高度小饭局/热点专题

往期回顾

高度100人物 | 楷书:抵押房产,百万持仓,一个90后少年在区块链领域的冒险之旅

高度100人物 | 12问Kcash祝雪娇:上线去中心化交易平台的背后,一个85后清华生的区块链世界版图构想

高度100人物 | 胖哥:一个区块链乐天派的自我修养

高度100人物 | 币快报刀哥:从传统制造业到区块链内容平台,半年打造2亿美元估值传奇

高度100人物 | 引力区李万才:如猛虎细嗅蔷薇;携共识静心守望

听说

有趣的人都在高度星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