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递

当基础设施成熟普及后,区块链最大的意义可能在于:软件定义财富。

前言


9月10日,纽约金融服务署(NYDFS)同时批准了Gemini和Paxos两家公司发行的稳定币Gemini Dollar(GUSD)和Paxos Standard,为首批受监管的稳定币,一时引起巨大关注。

 

有观点认为,美国想通过稳定币第二次控制全球金融,冲击新兴国家货币体系;而这也必然导致人民币外汇管制失控,使中国人民多年劳动成果落入发达国家口袋。

 

高度财经对此表示质疑。就这次 GUSD来说,其实并不是美国政府或者美联储参与设计央行数字货币层面的问题。但应该看到,点对点的价值传输对于外汇管制的冲击是决定性的,中国央行是否应该放弃复杂的双层架构,在未来数字法币的“稳定币”竞争中占得先机。

稳定币3种模式


美国这次通过的两种“稳定币(stablecoin)”直接与美元锚定挂钩,每个代币均有对应的1美元为支撑,即每一枚数字加密币,均对应在受美国联邦存款保险公司(FDIC)保护的银行账户里,存储一美元作为保障。

 

数字加密币兑美元1:1汇率,意味着流通中的此类代币数量,将始终与预留银行的美元数量完全匹配,并且该账户接受第三方会计师事务审计,每月发布月度验资审计报告。

 

但是在Moneyness研究院mikko看来,GUSD只是另一种数字形态的在岸美元,即以美元存款作为抵押品的美元负债(货币)。

稳定币之所以重要,因为是连接法币和加密货币的桥梁。目前市场上已有3种稳定币模式。

USDT, TUSD, GUSD,这些都是法币托管商模式,托管商需要保证100%的准备金。但是USDT的争议一直不断,大家质疑其审计不公开、中心化和涉嫌超额发行以及操纵比特币价格,总之 USDT 很难解决抵押资产的可信度问题,被认为是一个不定时炸弹。

 

第二种模式是抵押品的模式,如 BitCNY, MakerDAO 的 Dai。

 

其模式是每个稳定币的背后有超额的数字资产进行抵押,比如以太坊,比特股等。其特点在于完全是在链上、透明可以审计,有足额的资产,并且在需求增加时用户可以通过抵押的方式创造出新的稳定币平服溢价。

 

当然,还有第三种模式,那便是算法央行模式,背后没有任何资产背书,试图通过调节供给量稳定价格。笔者个人认为这种模式的经济机制是有问题的。

 

MakerDAO经济学者兼中国区负责人(Dai价格模型贡献者)潘超表示,其实人们在讨论稳定币的时候,经常谈论的是不同层次的货币,比如托管模式其实是离岸美元、超额抵押模式更像是债券,还有一些采用的是分级基金的方式。

 

不同层面的货币解决的是不同层面的问题,有监管的托管模式在法币出入口上将会是主要作用,而抵押模式在创造信用方面有很多的应用(保证金交易、供应链金融等),分级基金则是一种配资方式。

这次稳定币发行的美元是存放在美国的在岸银行账户上的,这个账户适用FDIC “pass-through”存款保险。存款保险实质上就是一种主权的credit put,确实增强了Gemini USD的credit。

 

值得注意的是,Paxos Trust和Gemini Trust 在获得金融监管机构的批准之后,必须遵守一系列要求。这些要求包括符合KYC、AML、反欺诈、反恐怖主义、消费者保护和反洗钱措施。因此为了遵守这些要求,GUSD 实际在代码中有一个后门,可以随时冻结用户的资金。

稳定币的一些质疑


Paxos首席执行官兼联合创始人Charles Cascarilla说:“我们希望通过提供稳定、快速、可赎回、可审计、最重要的是能被政府审批和监管的数字代币Paxos Standard,实现真正自由流通的全球经济,这是一种值得信赖的数字资产。”

 

然而就这次的两种稳定币来说,潘超表示,首先这并不是美国政府或者美联储参与设计央行数字货币层面的问题。纽约金融服务署(NYDFS)只是地方监管部门。涉及到货币的监管,还是得看美联储的态度。

 

而且值得关注的是,潘超说:“GUSD的监管是对其背后信托基金的监管,其可以开设离岸美元的账户,并且基于以太坊区块链发行一个兑换凭证。该信托基金有联邦存款保险(FDIC),但是这个保险只有25万美元的限额,并没有主权层面的信用背书。”

 

GUSD的重要性被夸大了。

 

同时,有篇文章中提到 GUSD 会对摧毁委内瑞纳等国的货币体系也是夸大其词,美国对这些国家的货币和资本流出入有非常强的监管,和目前 NYSDFS 的监管并不在一个层面。

 

其次,由于钱包使用不便等原因,目前整个数字货币的受众尚不足总人口的1%,其相对于货币的使用率和占有率则更低。况且整个数字货币总市值不过2000多亿美元,稳定币总市值只占据了加密数字货币总市值的1%。

 

稳定币还有一段路要走。

 

据Searchain.io数据显示,Gemini稳定币GUSD目前发行总量仅21.6万枚 9月16日向Bibox转入11.37万枚GUSD。而目前USDT的成交额仅次于BTC,流通市值189.8亿元,GUSD与之相比还有较大差距。

 

另据官方公告,GUSD即将上线香港CEO交易所。GUSD允许中国香港澳门居民注册使用,但不支持中国大陆居民以及中国台湾省人民注册,禁止台湾注册的原因可能是由于Tether的业务被台湾的银行和富国银行切断,导致其22亿美元的神秘银行账户消失,怕重蹈覆辙。

 

再次,mikko表示,Gemini USD的AML工作看上去非常繁重,因为其不能只对那些GUSD的兑换者进行监督。比如套利与回购,比如抵押贷款,比如产生类似股票融资融券的交易场景——用户希望使用杠杆交易,然后来买卖一些基金或者Token种组合。

 

举例来说,当用户用1万元的保证金或者0.1个BTC的保证金时,可以去做一个PC倍数的交易。那么其中0.9个BTC是借给用户的,这来自于9%、11%甚至13%的年化收益率。因为背后的债是固定期限的,所以这是一个固定期限的产品。

 

但显而易见,目前的稳定币并没有利息,也没有超发和通货膨胀的机制,所以上述产品无法实现。

 

mikko仍然想要用那一句“Laddered security is no security”来评价GUSD,“平价兑付”和“实时可兑换性”仍然是稳定币的绊脚石。稳定币要在真实世界发挥作用,还需在支付、汇兑、票据等金融领域进一步突破,并逐步推广到社交、文娱、供应链等更多领域。

双层架构的复杂阻碍


稳定币之所以影响巨大,是因为与现实世界的法币对等起来,成为虚拟世界之锚。而央行的数字法币,尤其是中美两国的数字法币,被认为是未来的稳定货币终极之战。

 

虽然中国央行于2014年(4年前)就已然开始研究数字货币,并曾被联合国区块链联盟基金会长预测成为2018年全球首个正式推出法定数字货币的国家,但是预言落空,委内瑞拉石油币等先行问世。接着美国的稳定币叩门而生。

 

TokenClub研究院在《稳定币研究报告:虚拟世界之锚,货币全球化先行者》里指出,点对点的价值传输对于外汇管制的冲击是决定性的,因为目前尚且无法通过技术手段来阻止通证在地址之间的流通。

 

通过这种技术(点对点),美国对于美元的输送无需再通过暴力的军事手段去打开外汇管制的大门,只需赋予稳定的数字货币一个法偿的地位以及和美元相当的信用,那么对美元有需求的用户自然会持有并使用这一种数字货币。

 

随着GUSD广泛流通,一些小国家由于信用的缺失,会自发的形成良币驱逐劣币的态势。而对于经济发展水平高的大国,势必逼迫他们去维护本国货币的信用。

 

不过2018年7月,中国人民银行科技司副司长、中国数字货币研究所所长姚前博士曾分享中国法定数字货币的“双层架构”,即基于账户与钱包分层并用。该架构遵循“中央银行到商业银行”的二元体系,而当前社会经济活动则主要基于商业银行账户体系开展。

 

该结构复杂繁琐,万向区块链董事长兼总经理肖风在《法定数字货币大猜想》指出双层发行结构乃是“生硬地加入了现有金融体系的‘中介’角色”,但其实区块链数字货币系统里并没有各种各样的“货币创造”中介,有的只有央行和用户以及用户们点对点的交易。

存款准备金率选择


谈到存款准备金率,mikko指出,FDIC “pass-through” 存款保险并不代表着狭义的100%存款准备或者100%足额保险。而据潘超提供的资料,央行数字法币是100%有中心化资产抵押的,由国家信用背书。

众所周知,现实世界存款准备金率一般在0—25%左右,正是因为商业银行每1元在央行存储准备金之外,还有75%以上可以用来放贷,因此导致信用扩张和通货膨胀。那么100%的存款准备金该如何进行货币的调控?这就像USDT面临的两难困境——如果其不超发,那么仅仅是法币的托管商,无法扩张信用。如果超发,那么便面临监管的问题。

 

其根本原因在于流动性与透明性很难兼得。这其实也是 GUSD 将要面临的一个问题,由于 GUSD保证发行的背后是足额的美元,并且经过KYC和AML认证,所以在需求突然增加的时候,很难创造新的信用来满足交易。

这也是现实世界中的杠杆交易难以在区块链领域进行的原因,很多衍生金融产品无法使用。然而存款准备金制度可能不在央行和商业银行之间进行,而在人与机器之间实现。

 

在区块链的世界,现在IBO(Initial  Bancor  Offering)渐兴,用以解决ICO模式的弊端:Token随意定价、项目方抛售代币、没有任何监管。

 

一个项目想要进行IBO,先要给机器人一定比例的“储备金”,作为信用扩张的基础。可能是10%。也可能是20%,一开始就已经设定好。

 

8月28日,EOS侧链Fibos主网上线。Fibos引入了 Bancor协议。Fibos 的出现,让IBO变得简单易行。

 

IBO有储备金要求,增加了发币门槛,便于监管。IBO的保证金制度,会给与整个项目一定的价值支撑,避免了“空气币”项目。

 

这是全新的定价模式,Bancor模式下的价格发现机制,由于价格预先设定好,通过砸盘、拉盘割韭菜的行为,可能会遭受巨大的损失。

 

但是IBO有局限,仍然无法摆脱资本炒作的阴影。

 

以RAM为例,今年7月份,RAM 在15天之内,暴涨50倍。在此过程中大量RAM被大户囤积,致使RAM真实使用率只有区区1.7%,而有真正需求的项目开发者却不得不放弃EOS主网。

 

其次,无法从根本上避免项目方炒作,割韭菜。以 Fibos为例,假设团队事先把 FO 价格炒作到某一高度后,兑换成EOS之后套现走人。随后用手中事先准备好的大量 FO 砸盘、或者在市场制造恐慌情随,再低价买入,这实际上也是一种控盘手段。

 

这些并不是不可能发生,从本质上来说,其并没有走出ICO募集资金、割韭菜的死循环。虽然IBO使得金融炒作的空间变小了,但依然存在,而且并没有做到项目方和投资人完全平等。

 

至于央行数字法币以后会不会采用10%或者20%的存款准备金率,并事先写入合约,从而达到与机器交易一次出一个币,避免价格高点直线跌落和投资者集中“被收割”,以及机器定义的存款准备金率世界,还会不会有金融风暴,这些都难以预测,不得而知。

 

但是可以预见,当基础设施成熟普及后,区块链最大的意义可能在于:软件定义财富。

 

传统财富好比手写的草稿,流动性低,知识含量少,容易损坏;软件定义的财富好比网上的百科书,几万人参与修改,流动性高,知识量巨大,并且不断有机增长。

 

“软件定义财富”,可以看成是传统金融世界里的各种衍生产品,交易种类增加几千倍,几万倍,实时交割,无对手盘交易风险, 巨大流动性,并可以不断排列组合,生成一层又一层更复杂的东西。

 

这是一个机器的世界,一个区块链的世界。


编辑  | Johnny

高度传送门->高度100人物/高一度/高度项目


凯恩斯拯救区块链:1BO能否打破熊市僵局?

央行推行数字法币中外实践:以中国和立陶宛为代表

BM的UBI计划是啥,EOS能成为人类新福利的先行者吗?

290亿美元估值,日活却8500,区块链史诗级泡沫迎降温

治理时代来临!EOS社区、超级节点和治理组织的权利博弈

听说

有趣的人都在高度星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