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递

在区块链圈子里,姚前属于官方代表性人物,国外著名区块链媒体Coindesk公布的2017年度十大区块链领域影响力人物中,姚前排名第六,评论认为他“肩负着中国负责重新思考比特币的价值的责任”,是“最后代表希望的‘小火苗’”。

前言


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前所长姚前10月15日正式出任中证登总经理一职,重返证监会系统。

中国数字法币何去何从引人关注。

 

据腾讯新闻《一线》从多位接近监管人士处获悉,姚前离任后,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所长一职将不会指派专人来担任,或将由央行支付司副司长穆长春来兼任。

 

高度财经认为,这或意味着央行此前数字法币思路——双层架构面临重大调整。从此前几日央行公开招聘数字货币人才的信息来说,人员应该还在调整中。

双层架构难推行


姚前此次履职的中证登是他以前的工作单位,是目前我国证券市场唯一的证券登记结算机构。此次重返可以说是他在数字货币的黯然谢幕。

 

2017年姚前出任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首任所长,负责领导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进行数字货币技术和应用的研究。

 

在区块链圈子里,姚前属于官方代表性人物,国外著名区块链媒体Coindesk公布的2017年度十大区块链领域影响力人物中,姚前排名第六,评论认为他“肩负着中国负责重新思考比特币的价值的责任”,是“最后代表希望的‘小火苗’”。

 

任职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所长期间,姚前发表的数字货币相关研究文章至少已有28篇,另外其还写了一本《数字货币初探》的书籍。

中国央行从2014年(4年前)已然开始研究数字货币,2017年1月,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成立,联合国区块链联盟基金会会长甚至曾预测称,2018年中国或许会成为全球首个正式推出法定数字货币的国家。

 

反观美国方面,却走了一条不同的市场化的道路。

 

USDT发行公司原名 Realcoin,注册地为马恩岛和香港。2014年,更名为 Tether。2015年,Tether 公司发行的 Tether 在交易平台 bitfinex 和 Poloniex 上线。

 

Tether宣称严格遵守1:1的准备金保证,在2017年9月15日之前,Friedman公司出具的审计报告显示Tether账户的资产与USDT发行的数量确实是吻合的。但USDT没有监管、随意增发、不够透明一直被人诟病。

 

然而USDT仍然得到很大发展,成为成交额仅次于BTC的第二大币种,此前市值27亿美元,然而在过去7天损失了3.4亿美元,在没有交易的情况下,投资者亏损了12%。USDT 价格降到低点0.8968美元左右。

 

这源于10月15日一则消息,美属波多黎各岛上的贵族银行(Noble Bank)资不抵债了,这直接波及了两家公司——老牌交易所Bitfinex和发行USDT的Tether。

 

彭博发文称,如果政府当局要寻找任何Tether的不法行为的证据,或者用户对Tether以1美元赎回其加密货币的能力失去信心,那么USDT很快就会失去价值。

 

但更多分析认为是新出现的稳定币,导致大家对USDT的质疑,做市商利用人们心理进行了一波完美的收割。

 

9月10日,美国纽约金融服务局批准美国交易所Gemini和区块链创业公司Paxos发行GUSD跟PAX稳定币。这两个数字加密货币受到美国政府监管,并且每月都要进行账户审计,如果执法部门觉得相关交易账户存在问题,可以通过执法手段进行冻结等操作。

 

随后短短一个月时间,世界各国稳定币喷薄而出,瑞士、澳大利亚、英国均有与各自货币挂钩的稳定币。据Garrick Hileman报告,目前全球共有57种稳定币,其中23种稳定币已经投入使用,另外34种稳定币仍然处在测试阶段。

 

至此,等价于美元的数字货币稳定币就差最后一大步,便是获得美国国家的背书,SEC的认可。

 

而中国的数字法币则走了一条政府组织的道路。在央行取得大量专利的基础上,2018年7月18至20日,姚前在联合国国际电信联盟会议分享了中国法定数字货币的“双层架构”:基于账户与钱包分层并用。

 

这显然继承了国人平衡利益方的思路。面对庞大的商业银行基础资产,该思想在复杂的双层架构外并规定,央行调节货币稳定主要有两个工具:提高或降低存款准备金,增发或回笼货币,所以货币发行权、管理权必须归央行。


该设计表明数字货币仍然需要绕行存款准备金率,并且在商业银行之间进行增发和回笼,显然此举意味着将区块链世界中点对点交易的数字货币无限复杂化了。

 

万向区块链董事长兼总经理肖风在6月13日撰文指出,“双层发行结构是在数字货币的发行流通中,生硬地加入了现有金融体系的“中介”角色,而其实区块链数字货币系统里是没有各种各样的“货币创造”中介的,用户们点对点交易。”

 

稳定币的出炉使得姚前终于认识到问题所在。10月9日前后,他撰文称稳定代币可能对跨境资本管理框架带来挑战。但国内方面并无明显行动。

 

实际上,中国也存在稳定币DAI。其由MakerDAO公司开发,与USDT不同,DAI以超额的数字资产进行抵押,比如以太坊,比特股等。特点在于完全是在链上、透明可以审计,有足额的资产,并且在需求增加时用户可以通过抵押的方式创造出新的稳定币平服溢价。

还未结束的争论


然而关于稳定币的争论并没有结束。MakerDAO经济学者兼中国区负责人潘超此前指出,如果稳定币不超发,那么仅仅是法币的托管商,无法扩张信用。如果超发,那么便面临监管的问题。

 

“由于 GUSD 保证发行的背后是足额的美元,并且是经过KYC和AML的,所以在需求突然增加的时候,很难创造新的信用满足交易。”

 

上海市人民政府参事盛松成也在10月13日发文指出,“数字货币”面临“悖论”。

 

10月16日,由多国商业银行支持并1:1锚定美元的稳定币USDO正式上线。USDO可在一分钟内完成转账,对美金的赎回可在1-2个工作日内到账。USDO还可解决不同系统下连接的钱包隔离和支付障碍,技术团队来自硅谷科技公司如facebook,Twitter,Oracle等。

 

关于存款准备金的讨论,潘超认为,“从经济风险上来看,就是衡量这种稳定币的可偿付性(背后是否有足额的资产)以及流动性(能否在需求突增时消除溢价)。目前来看,合规的法币托管可以解决第一个问题,但是在第二个问题上很难权衡。超额抵押模式目前来看是实现两点最好的。”

 

并且认为法币托管模式稳定币其实是离岸美元、超额抵押模式稳定币更像是债券。两者解决的是不同层面的问题,抵押模式在创造信用方面有很多的应用(保证金交易、供应链金融等)。


编辑  | Johnny

高度传送门->高度100人物/高一度/高度项目


全球首个加密货币相关IPO有望在日本进行 加密基金等中国目前没有开放

区块链的立法与国家战略 ICO规范之辩

对GUSD稳定币的质疑 数字法币的机器准备金率构想

凯恩斯拯救区块链:1BO能否打破熊市僵局?

央行推行数字法币中外实践:以中国和立陶宛为代表

听说

有趣的人都在高度星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