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递

这是一个需要颠覆既有世界观乃至价值观的变革,需要的不仅仅是优化技术,提高实际运行效率,更重要的是,让更多的人去接受这种变化,从技术层面开始,一步步地走向更高的上层建筑。

前言


王林以前有手机瘾,隔几分钟就要解锁手机,打开行情软件,这几个月以来,眼瞅着自己钱包的总额越来越少,王林一气之下删除了软件,眼不见心不烦。


同样是去年开始进入区块链行业做报道的李南,最近非常苦恼的是找不到好的项目报道。回想半个月前,每天微信上加好友的有上百的,坐在家里等着项目方投递白皮书。

10月初,比特币的波动率达到了17个月来的最低水平,这是自2016年12月以来,28天内比特币涨跌幅度最窄的交易区间,远低于2017年末加密货币最火热时的200%。


王林和李南的感觉像是刚做完一场梦。梦醒时分,一切都又回归到原点。


不过,当加密数字货币市场风声鹤唳的时候,关于区块链技术的应用却被更频繁地提及。众所周知,加密数字货币只是区块链技术的一种体现,在这之外,区块链是可以在一些实际应用场景里落地。


遗憾的是,当技术逐渐偏离资本,王林和李南反倒没有继续追逐的动力了。

官方态度明确,技术是关键词


王林依然记得今年4月,浙江杭州区块链产业园启动仪式上宣布的令人振奋的百亿区块链投资基金,彼时的李笑来还乐此不疲地忙着站台。


其实官方的态度一直很明确,鼓励区块链技术的发展。根据官方资料统计,北京、雄安新区、上海、广东、江苏、山东、浙江、河南、四川、湖北、湖南、福建、等地已经陆续出台了政策,鼓励区块链的技术和应用。


简单分个大类,基本上包括:资金扶持、推进技术创新和应用。

在最近由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中国通信标准化协会主办的2018可信区块链峰会上,工业和信息化部总经济师王新哲强调:我国高度重视区块链技术的发展应用,努力推动区块链技术健康发展。


  • 一是深入研究把握区块链技术和产业发展趋势;

  • 二是加强区块链核心技术能力建设;

  • 三是支持开展区块链领域的创业创新;

  • 四是积极构建完善区块链标准体系;

  • 五是加快完善区块链发展政策环境。


核心关键词有两个:技术和应用。这一点也体现在区块链相关职位的招聘中。


根据智联招聘发布的《2018年区块链人才供需与发展研究报告》显示,区块链的人才中,算法工程师和软件工程师的需求比较紧俏,但供给端基本空白。在企业需求方面,算法工程师是需求最多的岗位,占比10.9%,但投递量却很低。从存量人才结构上看,核心技术岗位上的占比并不高,当前管理人员占比较高。


在加密数字货币市场一片紊乱之时,技术人才的稀缺显得尤为突出。最近,央行官网发布的《中国人民银行分支机构和直属单位2019年度人员录用招考(招聘)公告》中,首次出现了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其招聘要求主要涉及加密技术、安全模型的技术研发、风险管理和数字货币相关的法律事务等等。


刨除数字货币本身,区块链技术并未向外界所说的“一无是处”。王林也懂这个道理,但是牵挂着数字货币的那颗心总是沉不下来。

区块链落地场景的打开方式


相较之下,媒体从业者李南倒是很沉着,他是坚定的区块链技术追崇者,坚定它未来一定会重塑我们的社会生活,现在只是时间的问题。


他最常挂在嘴边的案例是数据确权、电子转账等等。而谈及区块链技术层面的应用,不得不提到互联网科技巨头阿里巴巴。


阿里旗下的蚂蚁金服推出了基于区块链的医疗电子票据,以及前阵子小火一阵的“相互保”也引入了区块链技术,官方介绍,所有的赔案相关证据、资金使用流向通过区块链上的公证处、司法鉴定中心、电子证书中心、法院等全节点见证。


另外,腾讯也在8月联合深圳深圳市税务局开出了第一张区块链发票。


和普通电子票据的区别在于,区块链会在电子票据生成、传送、储存和使用过程中都盖上“戳”,如果一张电子票据已经报销,就不可能再报第二次了,因为它已经被区块链盖上“已报销”的“戳”,并且这些“戳”可追溯、不可篡改。


让李南感触最深的是一起诉讼案件:之前,北京东城区人民法院采用区块链云取证数据对一起知识产权案件进行判决,对区块链电子存证的效力予以认定。


数字版权的确权、票据的报销凭证等等,这些局部范围的应用一方面规避了区块链既有的一些技术缺陷,另一方面也充分发挥了区块链不可篡改的特性。


央行推动下,金融领域率先试水区块链技术,目前国内多家银行均已布局区块链应用。


如中国银行自主研发的区块链跨境支付系统落地;建设银行与IBM联合开发区块链银行保险平台;工商银行基于区块链技术完成了金融产品交易平台的原型系统建设;招商银行将区块链技术应用到直连清算系统等等。


从既有的这些应用场景来看,都在尝试以正规化乃至合法化的方式把区块链技术和金融资产交易场景结合起来。


分布式账本、非对称加密和授权、共识机制以及智能合约等等,这些构成区块链的技术正在为既有的场景带去新的解决方案,然而李南疑惑的是,这种改变是必须的吗?这些场景有必要“大张旗鼓”地用区块链去解决吗?

新瓶装旧酒?关键在于出发点


区块链包含的密码学、超级账本、智能合约等一系列技术并不是新技术,其应用的难点更多是聚焦先用这些技术解决难题,还是通过重塑经济模型去变革生产关系以及金融体系。


技术的变革不是绝对的,新事物的发展在初期也不是绝对取代旧事物的发展轨迹。


如果区块链想要承载和互联网世界一样的TPS(每秒钟系统能够处理的交易或事务的数量),公有链的三个特性“去中心化”“可扩展性”“安全性”在目前的技术以及网络条件下基本上难以实现平衡,再加上商业模式中的Token激励机制引发的市场混乱,其内生的经济体系问题也限制了它的应用。


所以上述提及的大多应用更多还是企业内部开发的私有链以及联盟链。


从当前的这些技术应用来看,其实都是局限在一个小的范围内,也是现在提出的“无币区块链”的形式。


区块链并不是洪水猛兽,技术本身是正向的,能提高效率的,只是如果想要实现取代当前互联网的区块链世界,并不现实,这是一个需要颠覆既有世界观乃至价值观的变革,需要的不仅仅是优化技术,提高实际运行效率,更重要的是,让更多的人去接受这种变化,从技术层面开始,一步步地走向更高的上层建筑。


编辑  | Johnny

高度传送门->高度100人物/高一度/高度项目


全球首个加密货币相关IPO有望在日本进行 加密基金等中国目前没有开放

区块链的立法与国家战略 ICO规范之辩

对GUSD稳定币的质疑 数字法币的机器准备金率构想

凯恩斯拯救区块链:1BO能否打破熊市僵局?

央行推行数字法币中外实践:以中国和立陶宛为代表

听说

有趣的人都在高度星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