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30日举办的“拨开迷雾见STO”S16主题沙龙论坛。

 

邀请了:

 

朱幼平:国家信息中心中经网管理副主任,区块链经济学者,“链改第一人”

 

孙迎:质数链网高级项目总监,链能产业联盟联合创始人

 

杨锦炎:火币律林总经理,最高法院博士后,中国政法大学法学博士

 

BC Wang:火币律林高级总监

 

陈钰璋:高链资本合伙人,前高盛高级分析师

 

五位大咖带来一场关于STO的思想盛宴。Intellectual Ventures投资董事,前高盛高级分析师,高链资本合伙人陈钰璋对于大火的STO概念泼了一盆冷水。尽管陈钰璋先生对于STO的意见大多数是负面的,但我认为,“兼听则明,偏听则暗”,负面的观点和正面的一样宝贵。

 

以下是陈钰璋演讲全文:

 

当下STO是非常火热的一个领域,然而冷静思考,或许STO并没有更多的实际价值。区块链与STO经常提出的一个概念就是IP资产的证券化。但是,资产也并不是没有区别的。IP、知识产权等资产属于Negative Possess,即“负向资产”,与Positive Possess并不一样。

 

Positive

Possess,即正向资产,比如股票,证券,贵金属等,是可以直接用来使用的,而负向资产通俗解释即为“限制你做什么的权利”,Negative Possess非常难以通证化的原因在于,对于不同的对象来说其价值不同。

 

以手机专利举例,卖给传统金融投资者,一文不值;但是卖给OPPO,可能价值千万;卖给小米,可能价值五千万;卖给苹果,也许会价值上亿。所以知识产权、专利、IP等资产无法证券化,因为它们作为负向资产深度不够,主观因素太多。

 

在讨论区块链的时候,我们可以从三个角度来看:技术、金融和对创业者,经营者的帮助。这里,我们分享一句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曼哈顿计划的参与者理查德·费曼的至理名言,这也是投资的一句座右铭:

 

因此,当看到STO的第一反应,应该是,“Don't fool myself.”

 

费曼还有另一句至理名言:任何概念,如果不能跟六岁的孩子解释清楚,那么就说明你自己本身并没有理解这个概念。因此,如何用最简单的理论讲清楚区块链、智能合约、PoW、ICO等概念?

 

区块链最通俗的解释就是记账,一个班级里管理班费,每个孩子拿一本账本,要记录的时候大家拿出来对账,少数服从多数。但线上遇到的困难就是无法证明这是真正的计算机还是虚拟机,因此有了PoW工作证明,通过计算一道数学题证明自己是真正存在的计算机(虚拟机没有算力),这就是区块链。

 

而智能合约一句话概括就是写在区块链上,不能篡改的小程序。在这里有两个容易混淆的概念:一. 不能篡改并不意味正确;二. 不能篡改并不意味真实。

 

在2017年的交流中,一些传统互联网投资人认为区块链没有实际价值,理由是区块链没有日活破千万的应用场景。不过我们可以发现,有一个日活至少破百万,甚至可能破千万的区块链应用场景,这就是“炒币”。

 

这听起来是一句笑话,但是炒币背后的本质是民间集资,虽然区块链不能完全解决信任问题,但是它能够明确许多不可篡改的关键环节,在法律的灰色地带,它确立了“Code is Law”(数字即法律),确实体现出了区块链带来的集资效率,区块链使得集资不再局限于熟人之间。这样ICO诞生了,这就是区块链的前世今生。

 

有区块链,就一定要有通证吗?通证是区块链上的第一个应用,区块链是不可篡改的账本,通证是上面写的数字。所以其实区块链并不需要通证,但为什么我们还需要通证?因为通证是募资的工具

 

通证的本质是什么?对比股票、货币和通证。持有股票,可以有控制权和收益权,进行投票和分红,但没有使用权,我们不能拿苹果的股票购买苹果的手机;而货币不具有控制权和收益权,但是具有使用权。货币和股票在资产的属性上完美错开,代表了资产的左右两极。

 

所以通证的两条路就是左右选择,这就是通证的本质。初期的UTO(使用型通证)设计偏向货币,只具有使用权。但是为什么通证演化成ICO后变成了圈钱的工具?因为ICO缺乏可量化的模型,只能定性,不能定量。

 

实际上这个问题已经在50年前的经济学中回答了,目前估值法有三种:1. 折价现金流,将未来的资产全部折算到当下;2. 净资产估值法,将净资产折算成现金,常用于房地产、货轮、民航等领域;3. 对标估值法,以市场上的价格对标估算资产。

 

在货币和通证领域,估值法不再适用,因此使用了新的估值方法:共识。事实上共识源自巴菲特的理论:短期内,市场是一个投票机;长期内,市场是一杆秤。但是公链一旦有了使用价值,就不再值钱了,因为公链都是开源的。

 

 

货币/通证估值的方法是费舍尔方程式,观察下面的方程式,左边是每枚通证的单价,它与交易总价值和通证支付比例正相关,与流通数量和流通速度负相关。因此,要是想提高通证的单价,在通证总量固定,支付比例不能超过法律规定的情况下,只能提高交易的总价值,而这是非常困难的。

 

另外,使用型通证具有着成熟场景:积分是Token;办卡送积分是ICO认购;买东西送积分是交易即挖矿;开业送优惠券是空投糖果;会员卡交易是Token交易;会员交易优惠是PoS特权。与之相比,STO没有一个明确的场景。

 

诚然STO可以跨越利润,获得新的融资通道。但是股权认购并不需要STO也可以实现,我们观察投融资规律,会发现大部分企业都是“B轮死”,因为无法创造利润。但是费舍尔方程式中通证的价格并不需要利润,通证价格源于交易总量,这个模型与企业的增长阶段相符。

 

STO最大的问题就是,它与区块链和通证没有什么关系。现在的股票记账系统其实并不存在我们所说的“炒不了美股”的问题。只要你想,现有的法币就可以完美解决这个问题,所以通证的意义何在?

 

这还涉及到创业的本质,每个创业者都需要问自己一句话:我所做的,是创造一个新东西,还是把旧东西做得更好?这两者背后的投资思路是不一样的,也是UTO和STO最大的区别所在。

 

在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Peter Theil的著作里,商业变革分为两种:从无到有和效率提升。从无到有的创业第一个版本烂一点也没事,只要比没有强就够了;这就是区块链和ICO的意义。而效率提升的创业中,如果效率提升达不到10倍以上,那么必死无疑。

 

在此基础上我们回头审视STO,扪心自问,有什么事是UTO做不了的,而STO可以做到?STO比UTO效率提高了10倍吗?认为STO上涨,最主要的原因是STO使得结算清算一体化,从T+3升级为T+0,但是华尔街多年T+3从来没有什么问题。而24*7也没有任何意义,高级的交易手并不喜欢开市时间太长。这些概念并不是效率提高的关键。

 

STO也并不能建立互信,最直白的问题就是:如果没有经过审查的公司报表,根本无法取得信任,这与ICO没有区别。传统金融市场的很大成本其实是支付给审查。因此STO革不了交易所的命。这涉及到资产证券化的核心在哪里。

 

以房地产市场为例。房地产市场的证券化需要的是专业人士的估值,实物的测算,法律的保障等等。因此,资产证券化的核心在线下,不在证券化。

 

STO还面临着一个灵魂拷问:红杉投我,我还会选择STO吗?

 

当然,有些人会认为,红杉投资也不妨碍我STO,但是以红杉为代表的投资基金会对公司的融资计划进行一定的规划,而通证化甚至不是退而求其次的选项,是真正没钱的公司才会选择的融资之法。

 

总而言之,通证融资相比于股权融资,通过出让使用权和出让收益权,达成了从无到有的互补关系和效率提升的竞争关系,而STO并没有在任何一方面做到更好,又何谈成为风口?还是费曼的那句话:“别骗自己,因为骗自己是最容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