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图片部分转自EvolutionLand(进化星球),已获得其官方转载授权


因此,就目前来看,区块链加密技术对于当前的计算机而言可谓固若金汤,不过这毕竟是对于传统意义上的超级计算机而言。


换言之,当真正意义上的量子计算机出现后,将有可能从根本上对于区块链造成极大的影响。


量子计算的最大优势,也是人们寄予了厚望的量子叠加态(同时呈现多种状态,与传统计算相比具有指数级的优势)无法长期保持稳定,更不能被观察,否则便只能呈现出某种特定的状态,如此则不具有任何优势。说的通俗


一些,量子计算就好比一个调皮的精灵,当你不看他的时候,他会无时无刻不在变化,而当你决定去看他一眼时,他就只剩下一副嘴脸了。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教授潘建伟及其同事陆朝阳、刘乃乐、汪喜林等通过调控六个光子


的偏振、路径和轨道角动量三个自由度,在国际上首次实现18个光量子比特的纠缠,刷新了所有物理体系中最大纠缠态制备的世界纪录。


简单来说,就是现有的超级计算机最多也是博尔特跑迷宫,一个人速度再快也要东奔西闯一个一个试错;量子计算的恐怖之处就在于好比孙悟空闯迷宫,瞬间变出无数个分身,将迷宫所有路线甚至每个地块一次性覆盖。

这两者的区别能一样么?当然不一样,完全是本质上的不同。


当然,量子计算与量子计算机就目前而言,尚处于一个早期的荒蛮阶段,既没有能够胜任解密的硬件设备,也没有完善成熟的算法。


因此,在硬件和科技取得突破性进展前,从算法与逻辑上进行迂回尝试切入,也许是一个可行且成本较低的好办法。例如剑桥大学教授Jozsa and Deutsch对量子算法进行了形象的描述:量子计算过程就好比一个巨大的由无数


张卡片组成的纸牌屋,也许你看不到其最辉煌的那一刻,但如果你采用恰如其分的模型与逻辑,那么你仍然可以从最后坍塌的那一刻得到一些有用的信息(典型的来得早不如来的巧,好比在一条车水马龙的主干道,有人来来


往往一天也没有看到那一起车祸,而你在某个特定的时间段恰好目睹了车祸发生的那一瞬间)。



当然,即便是有人研究出了绝妙精彩的算法能让量子计算有效运行,也绝不代表这个算法适用于所有情况,例如大数质因子分解算法,用来破RSA公钥体系的密码,所以在很多算法上,量子计算机或许还不如传统计算机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