币界召唤师


——阿扉Afield——

“枚宗师大名鼎鼎,是币圈出了名的大佬。您的大名学生早就如雷贯耳了。其实我早就想去拜访您的,只是害怕资格不够,没胆量去打扰。”

“那倒不必。”听到如此恭维,枚让心里很是舒坦,但碍于其他人的面子,故意板起面孔道,“不过,你不来找我,这次我却来找你了。”

“不敢不敢,折煞学生了。”萧雅连忙道,“不知道宗师找学生有何指示?”

“没别的,我们只是想看看你的药鼎。”枚让道。

看鼎?该来的还是来了。一定是画无眉或者空契门的手笔。既然比赛中没有出现异常,迫于形势,只能采取最简单粗暴的办法了。这是画无眉的悲哀,也是空契门的悲哀,这样的作风难怪他们在币圈中的口碑一直好不起来。

萧雅不恼不怒,微笑道:“枚宗师帮助鉴别药鼎那是莫大的荣幸,学生实在是求之不得。药鼎正好就在身边,请宗师过目,看看学生药鼎是否有潜力可挖?”说完,将天聪药鼎取了出来。

枚让接鼎在手,翻来覆去,里里外外看了几遍,然后又递给旁边的人看,看过之后谁也没有说话,只是轻轻摇了摇头。

“你这鼎潜质不错,应该是一位名药剂师用过的天阶药鼎。好好善待,还有潜力可挖。”枚让将药鼎还给萧雅道。

萧雅面露喜色道:“谢谢宗师,学生一定好好珍惜,不枉费宗师一片苦心。”

苦心,苦心,用在此处真是最恰当不过。只可惜,你这番苦心在本姑娘面前终究是要白费的。

“你就这一尊药鼎吗?”枚让尚不死心,瞪着绿豆一样的小眼睛道。

“对啊,带一个药鼎都够麻烦的了,带多了非累赘死不可。”萧雅拍拍空荡荡的袖子道。

“也是,也是。”枚让点头道,“那你听见过或者听说过有人用过伏魔霸王鼎吗?”

绕来绕去终于绕到了正路上。

萧雅双眼望天,使劲想了想道:“伏魔霸王鼎?好熟悉啊。对了,我想起来了,这个伏魔霸王鼎是不是就是画无眉画舵主认主的那个?”

“对对对,你听说过?”枚让急迫地道。

“神鼎认主可是币圈大事,身为药剂师怎么能不知道。不过遗憾的是,画舵主认主的时候我正在迷宫内比赛,没有亲眼看到认主的神奇一幕。不瞒宗师您说,下来我肠子都要悔青了。早知道有神鼎认主这件事,说什么我也不急着进迷宫,一定要等着开开眼界,长长见识。”萧雅道。

“哦,是的,见识一下是很好的。”枚让难掩心中的失望,敷衍道,“那好吧,我们还有事,先走了。”

慢走,不送。

看着枚让等人离去的身影,萧雅嘴角一翘,露出一抹谜一样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