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起,在所有的互联网金融(Fin tech)当中,区块链(Blockchain)突然发热到高烧。区块链这个概念从极客圈子、金融科技圈到大众视野,频频见诸媒体。从 2017 下半年开始持续火热到现在,在各种媒体的科普下,这个晦涩的词开始逐渐普及开来。


时间列车驶进2018年,人们对区块链的热情,飙升达到一个空前高度。各大城市的凌晨三点的夜空,变得比以往更璀璨和生动一些,在2018年这个春天,兴奋、猎奇和焦虑,扰动得人们再也无法平静——金钱永不眠。


从比特币中涅槃而生的创新技术,被认为可以重塑人类协作生态架构,无论在创投圈,投行、金融巨头、互联网巨头都饶有兴致开始磨刀霍霍;不少此前横行江湖的各种奇怪大V也齐聚虚拟币圈准备实现对韭当割;各种新鲜陌生甚至稚嫩的脸孔,开始西装笔挺的出现在各类财经媒体的头条、杂志封面、以及各种区块链峰会的讲坛上。


当然其中也不乏各种对其唱衰的声音,认为某些技术和应用是大忽悠,币圈就是跟之前的郁金香一样的大泡沫,甚至还有“再不抓人,江山完了”的恐慌其实无论是区块链、AI 或者未来其他更为先进的技术,都是一样:只有清楚技术和理论的边界,才能在边界内创造出最好的用户体验。


区块链“狂想曲”——通往未来的虫洞


区块链的热闹情境,其实可以对标二十年前其老大哥互联网刚引入中国时万人空巷的盛况。这沸腾着呼啸而过的二十年,互联网浪潮给我们带来的思想上的激荡和巨变还言犹在耳,这种全新的金融网络、分布式数据库技术从底层蓬勃而出,有人放言,有些行业将会再次被重塑,目前的颠覆者将会被再次颠覆。


这些年来,世界进入了一个加速度向前跃进的时代,就好像倍速播放的视频一般,对人们的理解和适应能力提出了新的挑战,因为不仅世界的发展在加速,而且加速的频率也在不断加速。


图片来源于网络


而区块链和互联网之间在思维方式的差距,仿佛两大平行世界,有人说今天的区块链领域的超级玩家,绝大部分是九零后甚至九五后的一代了。一个共识构建、分布自治的网络世界,是极具想象空间的,也是对我们所原来所理解的世界的从文到理、从形而上到形而下、从金融到科技的全角度全方位的颠覆。


《权力的游戏》中,指头叔有句经典名言:混乱不是深渊,混乱是阶梯,区块链就像一个通往新世界的一个大包大揽的入口,涉及到的学科以及理论千头万绪、百家争鸣,其中‘颠覆’是其关键词,到底颠覆了什么?生态系统太虚,归根结底,笔者认为主要可以从这三个领域的来解析:互联网技术层面、金融和经济层面、共识哲学和社会制度层面。


   数据的流动释放和传递价值






通过解决了通讯协议(TCP/IP)和传输文本标准(HTML),在过去的二十多年时间里,互联网搭上革命的飓风,开启了奔腾的命运,作为一种基础设施,我们见证了互联网从1.0—4.0时代的跳跃,互联网几乎将中国整个商业社会进行了重构。


 在而短短几年前,横空出世移动互联网怒怼传统互联网的硝烟还未散尽,“古典互联网”眼看着就要被抛弃在时间的旷野中,真是让人有“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之感。它几乎改变了人类社会的方方面面,创下了人类社会生产力效率的最辉煌的历史成就特别是中国人在穿衣吃饭娱乐打车支付等效率领域的便利程度之高,令全世界都感到乍舌。


根据工信部区块链论坛创始成员、矩阵元创始人,原中国银联战略发展部高级研究员、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区块链工作组成员、中国支付清算协会区块链工作组成员的孙立林先生的观点,“计算架构本质上就是三件事情,我们所有的手机、电脑、PC、超算本质上都在处理三件事:计算、存储和通讯,区块链就是不断地在这个领域里发现问题,解决问题。


孙立林认为,在目前的全数字世界中存在着如下矛盾:
 
Ø  个体隐私和中心监管的矛盾,
Ø  交易隐私和登记确权的矛盾,
Ø  数据的归属权到底是谁的矛盾(数据的交易确权)。


目前,用户个体隐私(包括数据隐私和交易隐私)都与目前的流量中心也就是互联网工业所掌握并且由此获利。也就是说,与受到明显监管的金融领域不同,这些数据在金融平台上是共享的,中心共享。但金融平台是由背后的国家暴力机构强监管,并且发放交易许可证,用户一方面为平台贡献个人隐私数据的同时,也享受了某种程度上的隐私与交易安全的保护。


但是互联网中心平台不同,各大互联网公司获得数据的同时,并不保证数据的安全,使用数据也不受监管。我们知道,在互联网时代,数据有“数字黄金”、“数据原油”的美誉,这是因为这些数据有巨大的经济价值,虽然互联网的初衷和核心是解决信息不对称,但是由于流量的大量集中于BAT等几个互联网头部企业,因此这些流量数据则成为互联网企业进行用户画像的第一手资料,并以此获得巨额的利润,而这都是用户不知情的情形下悄无声息的进行,没有征得用户确认和同意,也没有与用户进行分利,也就是说用户除了享受到生活使用上的便捷(同时有大量广告骚扰),享受不到互联网行业飞速发展过程中的任何红利


不仅如此,互联网江湖中有相当多的数据孤岛存在,用IT术语中称之为“多源异构”,各个不同领域比如医疗、科技、制造业之间,以及因为与前文所述数据的本身带有其高昂的价值所形成的竞争壁垒,同一领域的各不同企业之间的数据是互不流通的,而目前的互联网最多只能做到多屏互动、跨屏追踪,由此可推测这其间也可有巨大的利润空间。


图片来源于网络


而区块链技术,目前可推知有望在某些程度上解决这些矛盾。区块链的去中心化(严谨的讲应该是弱中心化)无视于上层应用把数据拆成基本的函数进行并行计算;通过非对称加密技术来保证系统的安全性;可防止个人被监控的风险,多重加密使第三方无法确定某条数据在现实世界中属于哪个人,并且数据只有在经过你的同意之后才会透露给第三方,并确保你的数据在给别人带去价值的同时,自己也能获得补偿等等,这样一来,前一阵子闹的沸沸扬扬的Facebook的隐私泄露问题似乎可以获得妥善的解决之道,从技术角度来说,区块链为现有的信息传递工具互联网带来为数据孤岛提供隐性桥梁,消灭BUG、打补丁进行升级的可能。


图片来源于网络


这也可以理解成数字领域的技术层面的token,作为数据的流动性的基本交换的度量衡——将数据资产化数字交换货币化,对数据的流动做定价,让数据还原其本身的价值。这在征信领域、以及有强社交属性内容平台领域都大有可为。


革命亦或泡沫 隔着一个共识token


近些年,人类正经历着又一个具有历史意义的转折点,改变局面的力量多来自由数字化技术所驱动的突破性创新。人工智能、万物互联、共享经济正不断冲击着传统模式根基,在这个浪潮的侵袭而来的瞬间,有人恐惧、有人贪婪,有人认为是革命的曙光,有人认为是风口浪尖上的白沫。


而作为一种安全、透明、去中心化的新型账簿管理,使用复杂的加密技术,持续保持完整、准确的数字记录,而且不可修改的特性,区块链是中性的,它的世界充满着游戏规则,以人们的共识、以互联网的底层技术来实现规则的有效运转。但是在计算机并没有像人一样的智能,能够通过思考来维持这样的游戏规则,而是使用了杂揉各种学科的方式方法来实现,其中“token”就是一个巧妙的经济学设计。


      作为价值互联网的价值载体,Token是一张权益凭证,其能代表什么权益、代表多少权益,完全取决于被赋予其怎样的权益组合。
        

        ——赵大伟 TokenX.Group发起人,区块链与Token 经济学研究者,和君咨询前合伙人


 就好比目前市场上流通的法币、支票、各种债券、股票以及以前计划经济时代的粮票、布票之类的票据一样,其本身的价值都是其背后的发行机关,比如一个通用的共识体——国家政府、或者某种行使政府职能的权威体(可能是一个国家,可能是一个村庄,可能是一个经济联盟体比如苏联、欧盟等)赋予某个部门,比如央行、发审委、粮食局等等的一种特许权力而发行的一种权益通证,它本身不具备价值,上面所有的价值都是凝结在这个票据背后人们对这个权益通证的共识和信任以及权威体的信用,从另一个角度上来说,也可称之为“威信”,以共识、以暴力机关的权威共同促进这个票面价值得以顺利实现。


图片来源于网络


前面提到数据的流动是有价值的,在金融领域,时间的流动也是有价值的。著名的金融史专家 William N. Goetzmann说过,“金融技术就像是我们建造的时光机器,它拓展了我们想象和计算未来的能力,塑造了一个关于可量化、可交易的时间维度,让我们人类越来越变成时间的生物。


金融的本质是折叠时空在时间轴上非均衡地配置资源。成本标记着过去,利润折现了未来,借贷是利益的让度,杠杆,就是时空穿梭的工具。如果没有金融手段作为工具,那么我们人来对世界对价值的认知就是三维的,只能看到四维空间的截面,货币的价值将会板结一块,无法从不同的时间维度来发酵并撬动其原有的潜在价值。


北大光华管理学院金融系副教授、博士生导师唐涯曾经说过,金融作为时光机器的出现,其核心能力就是——怎么将时间转化加工成完全不同价值的产品,让人类自由选择购买不同时间的未来价值


那么货币的时间价值在区块链领域如何体现呢?


这里就要提到资产证券化,这个被誉为这半个世纪以来最伟大的金融创新,就是将某个可以产生未来现金流的资产,通过各种金融安排重新包装成证券卖出去。华尔街有一句名言,“给我一个现金流,我就将其证券化”,指的是将目前没有流动性但可以产生未来现金流的资产,通过资产证券化的形式,实现融资、投资的流动性,把直接、间接融资市场打通,通过抵押、回购等各种转手交易、循环往复,将资产变成无穷的活水,打破分业经营,提供金融创新土壤, 对个体而言,就是调动别人的资源、调动未来的资源,来支持当下自己的事业


而在区块链的世界,token的玩法,就相当于资产证券化2.0版本,相对于传统金融领域的资产证券化的高门槛、难流通(资产证券化市场三足鼎立——以证监会主导的券商专项资产证券化、以银监会和央行主导的信贷资产证券化和银行间市场交易商协会主导的企业资产支持票据,若推动其至交易所上市,则需要证监会之外,“一行三会”其他部门的通力合作),与之不同的是,token可以直接对标各种类型资产——Token在价值互联网当中,是可以进行点对点、去中介、实时高效转移的,可在不同持有者之间跨越时间、空间地流转,另一方面可以在不同资产属性之间实现跨界流通


Token的最大的魅力在于其 “穿透效应”,在使用权、股权等不同权益之间打通,意味着消费者、投资者、生产者之间可以互相接盘。
 
比如:每个消费者的消费行为被记录下来之后,这些行为数据可以资产化,兑换成生态中的股权Token,相当于消费者也参与分享到了生态发展的红利;而如果生态早期有投资者参与投资的话,投资者持有的Token也会具有极强的流动能力,因为这些Token可以被生态其他参与者接盘,关键是设计好这背后的Token机制,难点不在于发行Token,而在于背后这些错综复杂的游戏规则。


                 ——赵大伟 TokenX.Group发起人,区块链与Token 经济学研究者,和君咨询前合伙人


由此一来,将不同类型的资产进行打包Token化,让每个拥有资产的个体都有机会可以具有变现未来的能力,则每个人都可以发行自己的信用货币,劳动者的劳动能力,生产者的生产能力,资产持有者的投融资能力都可以直接进行货币化获得交易的可能,每个创造者都可以给予自己的基础资产(比如提货权)的预期收益发行Token,更好地支持自身当下的发展。这是相当充满想象力的未来。 


区块链的共识形态与共治结构


马克思说过一句名言:“蒸汽、电力和自动纺织机甚至是比巴尔贝斯、拉斯拜尔和布朗基诸位公民更危险万分的革命家。”巴尔贝斯、拉斯拜尔和布朗基,这三个人都是19世纪法国著名的革命家。由此而知,在某些程度上生产力的革命被认为是一切生产关系革命的基础。


区块链诞生以来为促进数据的流动并进行价值传递,以及通过时光机器的金融工具促进资产的进一步流通,就像是打通了数字世界数据孤岛金融世界不同资产矩阵统一度量衡其历史意义是不言而喻的,但是在社会学角度上来说,流转只是其中一方面,但是流转的价值一定是要建立在token的游戏规则上,所以区块链真的可以改写游戏规则,改变生产关系吗?


从蒸汽动力工业革命以来,人类社会生产力的发展进入了新纪元,从线性发展跳跃到指数级发展,日新月异的技术进步使得人们眼花缭乱,而对于其对应的社会学和经济学理论基础的整体思考也显得有些应接不暇、捉襟见肘。


可以肯定的是,token定义的出现和不断完善,具有开创性的重大意义。一方面,通证打通各领域的流转,其历史意义不亚于华夏千古一帝秦始皇,开创性的统一各国度量衡对后世的深远影响;其凝结其中 “共识”的社会文化意义,则可对标汉武帝通过对匈奴的伟大胜利建立了民族的认同感和一致性,而使这个屹立在东方的大帝国真正成为大一统的王朝。



人类世界的文明发展很快,新技术的使用,让我们的认知能力和共识水平大大上升,但相对于技术的革命而言,社会学意义上的创新涉及到大量的民众生活、以及思维上的教育和引领,这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所以笔者认为不一定需要急于对生产关系进行彻底的打破和颠覆,我们可以在现有的基础上进行革新和创造。而区块链以点对点信任直接传递和强制信任化的功能,其最大的革新,就是任何经济行为、任何组织形式,不管是创业合伙还是跨国企业,都将被区块链解构,解构为最基本的人和人之间的经济行为


这种解构的思维并不是前无古人的创想,早在文艺复兴时期,在霍布斯的社会契约理论中所有人跟所有人都签订契约,把自己的自然权利,也就是动用一切手段捍卫的生命安全的权利转让给这个强大的力量,让它来确保契约能够成立,这个强大的力量就是国家,而国家的使命就是确保一切契约的有效力,并惩罚违反者。法国思想家让-雅克·卢梭于出版的《社会契约论》中将其进一步发展,其中有关于公意契约自由的思考:


  • 人们的自由,源于人们为了契约关系能够顺利缔结并得以实施,而将天然的自由让渡给集体形成公意而形成的;

  • 政权的主权者是“总意志”的代表,而这个“意志”必须有益于整个政权,由主权者授权行政人员来实现这个“意志”。



       这正是与区块链token设计中“共识”的精髓有异曲同工之妙。区块链时代的思想精髓,就是实现了生产关系的解构,把人民的公意提升到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同时区块链通过其强制信任和点对点互动功能彻底改变权力集中和运作的方式,把人与人之间的协作进一步加强,通过公意的 强制契约”和“分层激励”制度来促进整个区块链上应用的“价值创造”。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区块链技术具备大幅度改变世界能力,可以同电力、互联网等技术革命相提并论。


因此,跳出那个时代,从更宏观的人类历史发展尺度看,这种模式到今天,其实依然有借鉴意义。而互联网和区块链的诞生,也只有短短几十年的时间差而已,而如果区块链和互联网叠加,将联合破解信息所有权和价值传输两个难题。通过智能合约、财务公开等形式降低陌生人建立协作的信任成本、提升交易效率,并通过有效的激励机制促进合约的顺利完成。


而此外,我认为其最大的颠覆意义在于,将所有参与者都通过“上链”的方式人为制造一场“无知之幕”的思想实验,因为在链上每个人都基本匿名,是由一串串数字组成的电子虚拟地址。这一点,在“赞我”的项目设计中也有体现。


无知之幕:

 
       人们商量给予一个社会或一个组织里的不同角色的成员的正当对待时,最理想的方式是把大家聚集到一个幕布下,约定好每一个人都不知道自己将会在走出这个幕布后将在社会/组织里处于什么样的角色,然后大家讨论针对某一个角色大家应该如何对待他,无论是市长还是清洁工。
       这种理论认为,只有在每个人都受到无社会差异的对待时,正义才会出现。在那儿没有角色之分,没有社会差异,每一个参与者都被作为整个社会的平等成员来对待,应该用自己的行为来保护社会中最为弱小的成员。 

从商业社会的角度来讲:过去的生产关系是分三种,一个是资本家,或者说是投资人,第二个叫员工,或者是叫团队,第三个是顾客,过去的生产关系是两个对立,一个对立是员工和老板的对立,也就是投资人和团队的对立。一般情况下,企业上市以后之前的创业者成为了打工者,投资人成了老板,投资人以资本的优势占取股份,获得了不合理的分配;第二个是顾客与公司的矛盾,因为消费者和生产者在很长时间以来都是利益分配上的零和游戏,这可说是个处处充满着对立的,需要有第三方机构进行公平裁决的商业社会


区块链照进生活 被重构的社会生态


区块链的token设计,实际上是一个从共识结构演变为共治结构的逻辑体系,是一个依理建构的思想过程和实践结构。因此,区块链系统基础价值共识机制,不仅仅是一个技术问题,甚至不是为了应用指向,而是区块链系统固有性质的意识属性的理性表达,这是最终达成区块链应用和在其“共治结构”下完成社会法治结构升级的前提那么从操作层面,“公意”对不同领域经济的推动作用具体如何实现呢?


我们现实世界中的使用权、债权、股权、应收账款等等,都可以投射为Token。当然,如果你赋予Token的价值都是模糊的,甚至基础资产本身就没有价值,其流转效率再高也没有任何意义。


所以票面承载的价值创造非常重要,它让彼此之间没有建立信任关系的人们达成合作,无需通过中立的中央权威机构,它是建立信任的机器。因为其初衷就是让每个参与价值创造的角色都能够公平分享价值,提高人们参与协作的动力,大幅度降低缺乏互信机制徒增不必要成本的窘境。作为Token经济系统的制定者,一定要设计一个公平、可持续的经济系统。因为,区块链的核心是生产关系变更,生产关系中的关键因素就是分配机制,也就是公平地分享价值

  

一个比较能落地的应用就是内容领域。现在的互联网世界中巨头们的流量牧场的现状,而所有的人、公司都是牧场上的牛羊,都被头部巨头收割。通过区块链可以解决的是,内容生产者第一次可以把产品和内容直接推广出去,由群体共识来评判,有好的内容,大家就愿意转发,因为他们也可以获得奖励,不需要再去被传统渠道盘剥,也不需要被互联网渠道,被那些流量入口盘剥。于是生产者和用户,第一次在统一战线处于一个分配机制更合理的技术和社会生态里


这个机制在我之前的一篇以“赞我”项目为例的分析文章《区块链+内容的理性繁荣 未来的诗与远方? 》中有详细的阐述:


     在赞我的社区世界里,“注意力”和“影响力”是两项重要 “基本法”,或者说是权重、通货。而最大限度的保障“按劳分配”“按质获利”的原则,是由一系列的科学的、令人惊叹的合理运行机制所体现出来的。
 
      由于赞我的终极目标是帮助用户节省注意力,通过点赞机制的设计筛选好内容,而影响力则由锁仓EDS(数字资产,相当于现实世界的货币)以及系统积分(相当于现实世界的名望)来进行抵兑。


Endorsit(赞我项目)的核心机制致力于打通内容形态,对每个人在各方面的影响力进行聚合。这种机制设计也是关于现实社会的映射,也是有先例可以印证的,美国建独立初期北美英属殖民地对选举权和担任公职做出了必要的条件限制,比如纽约州的选民凭借财产多寡来决定其政治权利,而南卡罗莱纳州则依靠土地的数量来判断选举权,各州授予的标准不同,但均对获得选举权和担任公职做出了必要的条件限制。


也许有人会认为这个现象是与“所有人和所有人签订契约”这个相对民主的“公意”初衷相悖,而感到困惑和愤慨,怀疑其是否是对民主精神的偏离呢?其实在那个历史条件下,有其门槛限制的必要性——事实上任何一个本分的人基本都不愿意容忍那些居无定所的无业游民获得与自己同样的政治权利。虽然财产和土地的多寡,并不能直接判断一个人的品行,但是当一个人有了较多的财产,甚至地产和房屋,那么他也必然会将他的个人利益更多的捆绑在当地,把本地当成家的人,势必会比一无所有的“混混”在选举投票的决策上,具有更慎重的考虑。


另一方面,也是前文提到的token穿透性特征,这种特征在“共治”上有非常典型的应用落地空间。还是以内容生态平台为例子,招揽来一群有识之士做一个重大的事情,就是共识,在区块链世界的生产关系里面,发起人、团队、矿工、用户、投资人大家的权利是平等的,而投资人再也没有优先权和否决权了,作为投资人只是放大版的用户,他获得的代币也就是通证,于是也成为这个经济里面的参与者,大家都是平等的,这就是整个区块链的生态关系。


                                    图片来源: 和君商学 部分内容有改动


不仅是投资人,用户和内容创作者一起玩也非常重要。如果内容创作者仅仅视平台视作作品发布平台或者媒体渠道,那是原始而低级的,内容也仅仅被人看看而已,而如果将新媒体和社交网络视作一个发酵的容器,抛出一个人人都有欲望培育的种子,发酵裂变绽放蔓延。这就是将受众也纳入进来共同创作。这就像艺术品一样,撼动人心的艺术品是与观众一起完成的,好的作品也应该是和众多受众一起完成的内容制作人和用户以及粉丝们共同创造,传播,经营,点赞,消费,打造一个个共识作品,并获取收益。


  图片来源:和君商学 部分内容有改动


受众的参与会带给人拥有感、创作的快感,投票和推广则是用劳动赋予内容另一重价值,在这个创作生态中,每个人都各显其能、从不同角度实现了资源的深度整合,创作圈层的层层扩散


包罗万象的经济模式能够释放不计其数的价值创造机会,其中通证的流动性特征以及契约与共治的思想,可说是几千年来东西方哲学思想的在区块链这个协作平台上的罕见合流,并且能在各领域展开合作,除了以上提到的内容创作领域,还可以在医学研究、可再生能源、互联网金融领域等都将有更广泛的应用场景。


可以预见,随着区块链加快资本流动和财富创造的速度,我们的经济和互动会更少受制于间歇出现的对立和摩擦,将会像“永动机”一样不断向前发展


作者:诗馨 战略品牌咨询官,公众号:清醒纪元One(Daisy_bud),一个眼里有星辰大海,心中有项目城邦的读书人,一个行走在路上的涉猎文艺、数字、投资的多领域跨界灵魂捕手。